咚咚——

    陆云听到自己的心脏不受控制的狂跳,面对初次现身时的黑无,他都没有过这种感觉。

    可眼前的血浪,相隔无数里,便给他如此恐慌感。

    不止是他,所有人都感觉到了,哪怕是任非烟,面色都空前的凝重。

    伴随血浪越来越近,那种压迫的恐慌感愈发强烈。

    当血浪逼近一千里,结丹修士浑身瑟瑟发抖,金丹修士则忍不住的恐惧,元婴修士的心脏不受控制的加速!

    当血浪逼近五百里!

    一些结丹修士体内法力逆流,浑身血脉喷张!金丹修士浑身瑟瑟发抖,元婴大修心生惧意!

    当血浪逼近一百里!

    成片成片的结丹修士体内的血水,冲破肌肤,自毛孔往外飚溅,金丹修士则纷纷陷入走火入魔中,修为逆乱,元婴修士则忍不住瑟瑟发抖!

    任非烟强忍那股源自灵魂的惧意,喝道:“何方高人驾到,为何无故伤我宗弟子?”

    血浪里传来了滚滚大音,宛若道道惊雷,震响天地间。

    “跪下!”

    扑通扑通——

    这仿佛是苍天的命令一般,结丹修士们不由自主的立刻跪下,金丹修士们也难以抗衡,渐渐跪下。

    元婴修士里,只有任非烟强忍着身躯的颤抖,勉强而立。

    四位护法在抗争了片刻后,双膝一软的跪下。

    众人脸色苍白,骇然到极点。

    仅仅一句话,便让身为元婴大修的他们都情不自禁下跪,这是何等恐怖的境界?

    除却任非烟外,还有一人未曾跪下。

    那,便是陆云。

    他身躯瑟瑟不停的抖动,可依旧强忍着屈服的意念,顽强站立。

    天地间,能让他跪的,除却父母,再无第三人。

    天,不能;地,不能;眼前的大人物,更加不能!

    血浪汹涌,陆云深知不能坐以待毙,与其等待别人左右自己的命运,不如想办法解决问题。

    他心中一动,取出了黑名单,找到张衡的名字。

    张衡临死前曾说过,自己是什么神国的使者,而他的主人就在来的路上。

    血浪与他主人有关联?

    他飞速阅览张衡的生平,一开始看,便陷入深深的震惊中。

    原来,天地之广超乎想象。

    南起无量海,北至洪荒雪。

    东始虚无墓,西尽大荒漠。

    天地纵横无边无际,天星山脉,仅仅是南方边陲,一座灵气枯竭,陷入荒芜状态的没落福地罢了。

    类似这样的山脉,天地间足有上千座!

    而天星七宗这样的宗门,不下万余。

    天地之浩瀚,穷人一生都无法逾越,可,这方天地,却被一个霸主统治!

    它,只有两个字!

    神国!

    亿万山河,无穷势力均以神国为尊!

    据说,神国历代君王,均是接近仙的存在,一念间可四季逆乱,一指间可再造阴阳,一剑可斩九天日月星河。

    而张衡的经历里,他便是神国的使者之一。

    神国地域辽阔无比,有许多蛮荒偏僻之地,神国始终不曾占领,天星山脉便是其中之一。

    直到数年前天地不稳,为了加强神国的统治力,才派遣使者前往各处蛮荒之地,镇压当地势力,收编为神国所用。

    只不过,张衡作为神国使者,觉得实力更强的妖族才有资格支配天星山脉,因此才辅佐妖族,没想到陆云拿到灭魔剑,直接翻了盘,还将张衡给擒杀。

    了解完这些,陆云一颗心缓缓往下沉。

    倒不是他果断杀了张衡,以张衡原本计划,天星山脉的所有人族都要被屠杀干净,腾地方给妖族,如果此前放了他,只会麻烦无穷。

    他担忧的是,张衡口中的主人,在他经历中出现了!

    那是一位极端暴虐的化神大修!

    生灵在他眼中跟一群蝼蚁没什么区别,一怒之下屠尽一城,于他而言是寻常不过的事。

    噗——

    忽然,陆云身旁一位结丹修士张嘴喷出一口鲜血,当场晕厥,气息衰弱。

    随后,陆续有修为过低的结丹修士,承受不住越来越近的血浪之威,相继晕厥。

    若是血浪再逼近,恐怕他们全都会死。

    陆云深深皱眉,凝声道:“阁下!妖族已全灭,若是想天星山脉再无人统治,大可继续肆意!”

    闻言,全场人无不大惊,便是任非烟都脸色剧变,急忙使眼色,眼前这位很可能是化神强者,与黑无那样虚弱千年的存在是两种截然不同的存在。

    让他们随之惊讶的是,血浪,停了!

    真的停下来了!

    满天的血浪一收,仿佛落入无底洞般消失,而那无底洞,是一个青年的眉心。

    青年三十岁,器宇轩昂,眼眸狭长,薄薄的嘴唇自然向上弯曲,显得有几分刻薄。

    此刻,他眉心裂开的裂缝缓缓收缩,将最后一滴血海收回。

    咻——

    刚才还在百里之外,瞬息间,他竟出现在飘渺仙宗山门前。

    那不是瞬移,而是速度太快!

    堪堪定住身影,他疾驰携带来的狂风,摧枯拉朽般将飘渺仙宗的数座山峰吹得拔地而起,险些倾倒!

    这仅仅是他无意中引发的异象而已!

    若是全力施为,一念间便可毁灭整座飘渺仙宗。

    青年狭长的眸子,蕴积着平静的光芒,他缓缓扫视四方,但凡被目光扫到,仿佛被锐利的箭狠狠插进了身体里,疼痛难忍。

    他缓缓开口,声音里蕴含震慑灵魂的力量:“刚才,是谁开口?”

    众人心颤不已,却陷入一片沉默。

    对方的口吻明显不善,如果陆云被供出来,后果不堪设想。

    青年轻轻摇头,俯瞰着他们,如同盯着一群低贱的蝼蚁:“无知的生灵,你们对化神缺乏应有的敬畏!”

    言毕,抬起手轻轻一挥袖袍。

    瞬时间,二十几位结丹修士忽然当场爆炸,化作漫天血雾。

    “王钊!!”

    “我的徒儿!”

    “大哥!!!”

    场面立刻变得嘈杂,随即陷入深深的悲愤中。

    一言不合便屠杀二十余弟子的性命,这位化神强者的眼中,他们的命跟茅厕里的蛆没有任何区别。

    “聒噪!”

    令人悲愤欲绝的是,青年再度一挥手,那些呼喊的人立刻化作血雾爆炸开来。

    其中有成名许久的峰主,有忠心为飘渺仙宗的长老,有怀着美好期盼的弟子,数量不下二十余。

    可此刻,他们全都化为了血雾,淋落在他们曾经熟悉的草木上,将大地渲染得一片刺目。

    -

章节目录

夺天造化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三四中文网只为原作者苍天霸主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苍天霸主并收藏夺天造化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