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轩雷音震吐的这一刻,在场所有的武修术修,都是神智恍惚,心神摇动,几乎都失去意识。

    ——在镇东侯府,李轩的神夔雷音甚至可令修为七重楼境的花神笑短暂失神,而如今他在这门秘术上的造诣更进一步,又有一身的牺牲套装助威,浩然武意震荡冲击,这些五重楼境的邪修更不能抵挡。

    那位首当其冲的木系术修更加不堪,她的两眼已完全失去了焦距,一直到李轩的怀义刀凌至身前,她都没有恢复过来。

    “噗!”

    随着一声闷响,这位面容姣好的木系术修,竟也被李轩直接削去了头颅。一股血泉喷射而出,也是激射出八尺余高。

    而那尊十丈高的藤木巨人在失去控制之后,就完全失去了生气,在轰然声响中往前栽倒。

    于此同时,那位御剑女修发出了一声不敢置信的尖叫。

    “羽儿!”

    她竟然将已快被她逼到绝境的罗烟弃之不顾,回剑猛地向李轩方向重斩。而后者是一沾即走,绝不在原地停留片刻。

    借助伏魔总管的那枚飞刀,李轩将神雷无定诀的特性发挥到了他现在绝不可能企及的层次,一个闪烁就可横跨二十余丈,且捉摸不定,神鬼难测!

    只一眨眼间,就出现在另一位武师的身后。

    “滚开!”

    此人感应到了李轩的杀意,也意识到了自身危险的处境。他一身怒吼,在挥刀回斩的同时,用手中的盾牌护住了自己的大半身躯。

    可仅仅一瞬,他的头颅就已抛飞七尺,随着漫天喷射的血浆坠落。而这位武师手中的大铁盾,也被斜斜的剖开,碎落在地。

    而此时的李轩,已经闪身到另一人身前,依旧是裹挟着雷霆的一刀斩落。

    “斩!”

    这一次结果却非是断头,他对面的这位五重楼境的武修反应稍慢,竟是从头骨天灵到胸肺,都被整齐的剁开。

    之后的李轩没等那血液喷射,就已身化雷霆,闪身离去。

    跟随着那些血色丝线,他的人与刀竟都是无往而不利!这些修为高强,实力明显超出司徒忠一截的邪道武修,竟然都抵不过他的一刀重斩!

    “你竟敢在我面前放肆!”

    眼见李轩连斩数人,那负剑女修已经是气得俏脸发青。她一声厉啸,那双飞剑竟是二分四,四分八,衍生出成百上千的剑影,覆盖住这一百丈范围内每一寸空间。

    可这对李轩几乎无用,此时他的雷霆,赫然兼具云之无常,风之无相,身影闪逝转折时,完全不受那剑气的影响。

    而当李轩出刀之际,则将周围的剑影视如无物。直接就以身上的‘夔牛夜光甲’,扛住周围的这些分光剑影。

    “嗤!”

    又是一声闷响,这是一位手持劲弓的武修,被李轩一刀剁掉了脑袋!

    而此情此景,也让在场的其余武修都陷入惊慌,人人自危。

    从寺庙里面走出的韩掌柜,更是脸色苍白如纸,不敢自信的看着眼前一幕

    “有戏!”彭富来的眼中开始闪现亮泽,他抬手就是一张雷符,往负剑女修方向轰击。

    这是他手中最强力的一张符箓,耗银一万多两。雷发之刻,整个天地都开始变色,乌云狂卷。当那赤木的雷光劈下,便是那位负剑女修也为之变色。

    她抬手一指,那成千上望分光剑影,重新汇合卷雷,与天空撇下苍蓝雷电交锋撞击,渐成僵持之势。

    而此时彭富来的第二道符,已经拿在了手中。

    他知道自己等人是没可能反败为胜,可此时只需多给李轩提供一些支持,就能让他们逃生的几率大增。

    没有了那些武修助力拦截,没有了那些劲剑威胁,只以那位负剑女修之力,绝无法在几人入水之前将他们拿下。

    李轩也没有辜负他的重望,他的雷刀一闪。就将又一名武修从肩胸处断成两截。

    竟仿佛是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行的风姿。

    御刀而行的李轩,这刻也暗生感慨,感觉自己这一队人真tm给力。今日无论哪一位都让他意外,坚强可靠的让人难以置信。

    “我们走!”张岳同样精神大振,掩护着身后两人往河边方向疾行。

    而此时乐芊芊,则是在移步后撤的同时咬破舌尖,在自己的眉心处画了一个‘吉’字。

    这一刻,她左侧的那尊厚重高大的黄巾力士,竟以无比轻灵之资奔行,用那足有五个磨盘大的拳,重重砸在那御剑女修的身前。

    后者淬不及防间被轰退十丈,口中竟隐隐溢出了血丝!

    “干得好!”彭富来的眼神大量,他脑海内的想法开始变化,生出了些许不切实际的念头。

    一直在与那负剑女修纠缠的罗烟,更是眸现冰寒厉意,杀机森冷,他的袖中,也开始滋生幻火。

    可下一瞬,远方虚空蓦然有一杆气势浩大的风矛横空而至。仅仅一击,就将那尊高达六丈的黄巾力士瓦解,更使乐芊芊的口鼻溢血。

    “没用的东西,一群臭乳未干的垃圾都解决不了,主上要你们何用?”

    随着这个声音,一位蒙着面的黄袍男子,蓦然闪身而至。他的身影,竟然恰好封住了李轩闪遁之途。随着这位信手将长袖一拂,李轩就口中喋血,整个竟被拍飞十丈,不但口中喷血不止,整个人驻刀于地,一时连站起都很困难。

    而在远处,乐芊芊已经晕倒。彭富来与张岳的脸色,则苍白无比,在那黄袍男子的神意压迫下额溢冷汗,眼中都隐隐现出了一丝绝望之意。

    就连罗烟,此时也微微皱眉。

    李轩心中寂冷,他用刀支撑身体,强迫自己站起身。可李轩胸中的伤势进一步的爆发,口中也再次爆出的血液。

    他的‘夔牛夜光甲’,能够让他扛住八重楼的武修三击而不伤。可他眼前这位黄袍男子,却分明是接近江含韵水准的人物,实力并不受本身境界所限。

    这位也没有与他们废话之意,他现身之后,看了那木系术修的尸体一眼,就一声冷哼,直接化风为刀,朝着李轩斩下。

    李轩心里暗暗一叹,心想自己的异界之旅,难道就到此为止了吗?

    他感应到红衣女鬼已经离体而去,她就立在他身后,血眼含怒,那些血丝与飘带,正在澎湃席卷,蔓延伸展。

    李轩却不报任何希望,他能够感知到血眼少女的怒意与交急,也知道自己的守护灵,有维护自己的实力。

    可这是以他体内的阴煞迅速激增为代价,李轩百分之百之确定,少女一击之后,自己必将命绝于此!

    就在这刻,一个熟悉又陌生的女音传入到李轩的耳内,

    “哟!竟敢对我的小叔子出手,你怕是活腻了?”

    随着这声音,一股雷光浩卷,闪现在李轩的身前。气浪澎湃浩卷中,将那风刀轰成了粉碎!

    李轩很快在脑海内想起了这女声的主人,他如闻天音,当即满含喜意的抬头:“嫂嫂?”

    他的眼前,果然立着一位身姿娇娆,曼妙多姿的女性身影。她背负着手,语中含着哂笑:“好狼狈!让你不肯上进!让你去青楼鬼混!你得感激爹在你身上留下的元机印,要不是我感应到你就在附近,好奇跑过来看一眼,今天我就得给你收尸。”

    李轩闻言,只能神色讪讪一叹:“我这不是已痛改前非了?”

    他也恨啊,前身但凡多努力一点,他今天的处境也不会这么糟糕。至少女鬼的阴煞蚀体的速度,不会这么快。

    此时那黄袍男子赫然被那雷火逼退到了十丈之外,他的浓眉微蹙:“你是,素家的素昭君?”

    素昭君却没有搭理他的意思,她还在与李轩说话:“你的事,我也京城也听说了一些。痛改前非是不错,可还是太懒了,等着吧,这次我回来有你的好过!对了,伤怎么样?看起来不太妙。”

    “我有夔牛夜光甲,死不了。”李轩口中又吐出了一口血:“麻烦嫂嫂尽量将这些人拿下,这些人都是钦案要犯。”

    “这个不用你说。”

    素昭君看着眼前的男子,目现冷冽之意:“我李家的人你也敢惹,你们好大的狗胆?”

    这位语落之刻,这片百丈方圆之地就‘篷’的一声炸响,一股浩大的火云无端生成。

    当火云散去,罗烟等人毫发无伤,可那些在场的邪道武修,却都被一个个强行震晕。

    而此时的素昭君,则已与黄袍男子交手。她一身雷火并生,气势无比的霸道狂猛,所过之处,赫然寸草不生,草木泥石尽皆化为齑尘。

    两人交手的速度极快,一息之间就已十击。可仅仅五十个呼吸,那黄袍男子就已开始陷入劣势,被那狂猛的雷火轰到身躯不断散化为风,以避素昭君的锋芒。

    这位显然不愿恋战,在退至寺庙前的时候,抬手一道紫色道符,引发出一道浩瀚剑芒,将素昭君逼退了些许。然后拂袖间十数道风刀斩出,将晕迷的那些邪道武修连同那韩掌柜,都全数斩杀灭口。

    然后他又卷起了一团狂风,裹挟着那负剑女修,往北面方向疾速飞驰。

    素昭君的面色,一时阴沉之至。

    “被你灭口也就罢了,若还任由你把这女人带走,那我素昭君岂非太无能?”

    轰!

    素昭君身躯毫无预兆的,闪到了那狂风之中。然后一团浩大的雷刀,竟将那负剑女修炸成了血肉齑粉。

    李轩看着这一幕,顿时心神微松。然后他就眼前一黑,整个人失去了意识。

    -

章节目录

妖女哪里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三四中文网只为原作者开荒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开荒并收藏妖女哪里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