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国内的数学领域,陈明就是站在金字塔顶端的人物。

    他对于微分方程、复杂函数都有很深入的研究,成果也是被世界所认可的,他以此才获得了到国际数学家大会上,做长演讲报告的资格。

    这样一个人物肯定是非常有自信的。

    陈明自信自己的微分函数计算能力,不亚于那些获得巨大成就的顶级数学家。

    其实有巨大成就的顶级数学家,计算能力不一定就有优势,他们是在数学研究上比较突出,但要说微分函数计算能力,真不一定赶得上那些成就小一些的数学家。

    这方面来讲,最为突出的就是像陈明这样,长时间做复杂数学等基础工作,他所获得的成就都是靠积累而来的。

    积累,就说明了经验。

    陈明对于自己的微分函数计算能力非常有信心,他还想着要指点一番赵奕,像是一些解微分函数的小技巧、经验,都是需要不断的‘刷题’才能获得的。

    这就和数学考试一样。

    长期刷题的学生思维不一定活跃,但因为有很多很多的经验,他们的做题速度、考分,可不一定比那些思维活跃的学生差。

    现在的工作就是这样,也正是因为有‘刷题’速度的信心,在看到赵奕短短几个小时就完成了几天的工作量,陈明才会遭受到心理上的重大打击,他甚至觉得未来的人生都没有希望了。

    在自己最擅长的领域上还被对方轻松击败,和对方相比,自己真是纯笨的就像一只……

    麻蛋!

    陈明一口把手里的咖啡全部喝掉,随后很用力的摇头,闷头看着电脑里的数据。

    不和他比!

    他不是人!

    他肯定作弊了!

    他嘴里不断念叨着,决定不搭理赵奕,否则受到的打击就会更大。

    赵奕实在没有想到,自己好心帮帮陈明计算,既然差点惹恼了陈明,他一直都觉得陈明的脾气很好,没想到对方的炸点,似乎和其他人不太一样。

    帮忙,都不行?

    自己的工作,必须要自己干?

    “陈教授,还真是值得敬佩呀!”赵奕的内心深处中,一种敬佩感油然而生。

    但是,也不错。

    不用再继续帮着陈明计算,他就变得很轻松了。

    赵奕直接把工作提交了上去,随后就走出了工作间,四处去走走看一看。

    刚刚连续工作了那么久,也确实需要放松休息一下。

    这个时间点,小镇大部分人都在工作,街道上的人很少,走到广场上就孤零零一个人,他干脆去了酒吧转了一圈,发现酒吧里更加冷清,连服务生就都只有一个。

    “来杯可乐酒!”

    赵奕点了一杯可乐酒,就找了个好位置自饮自酌,同时开始想着郑阳了。

    现在春节都过去了。

    估计了一下,时间大概是初二,初三左右,他只是春节前一天,给家里打了个电话,向父母报一下平安,顺便祝福一下新年快乐。

    如果没有来瑞士的话,他现在应该和几个朋友在聚餐?

    最差也是走在街道上,看着四周被装点的新年气息,或者还能有闲余和林晓晴、赵琳琳,玩一玩你挠我痒的小游戏?

    咳咳。

    异国他乡,可真是苦闷呀!

    于此同时。

    国内团队都在为赵奕的计算速度惊叹着。

    阮文烨是团队的领导者,负责分配、统筹工作,也负责查看提交上来的工作报告,类似的领导者可一点儿都不清闲,就像是加州理工团队的贝莱芬,手下的鲍勃出现了计算造假问题,他也是要跟着担责的。

    阮文烨要负责查看每一份提交上来的工作报告,最后和团队中的其他人一起,对其汇总进行详细的计算分析。

    一般来说,最先提交上来的工作报告,是粒子方面的数据分析,也就是根据整体的图像,采用计算机方法,来进行整体的例子分析,最简单的来说,就是图像上的光子占比是多少、轻子占比是多少,等等。

    整体分析会和最后得出的结果进行对比,只有两者的数据相符合,工作才算是真正完成了。

    阮文烨完全没有想到最先提交上来的是计算内容,他的感觉非常不可思议,换做是他来做这些计算,不要说是短短的几个小时了,延长到一个星期也休想做完。

    他马上去了赵奕和陈明的工作间,但是他只看到了陈明,马上惊讶的问道,“陈教授,你知道赵奕提交了报告吗?”

    “知道。”

    陈明的回答有气无力的,但他说了不少内容,“你不用疑惑了,那是真的,他的计算速度太快了。”他说完就继续低头做计算。

    阮文烨听懂了。

    陈明的意思就是说,赵奕的报告没有任何问题,可想想也只能归在赵奕的能力上。

    赵奕会做计算造假是不可能的,一方面儿他没有工作时间上的压力,只是辅助团队来做物理方面的计算,甚至能做多少就做多少,速度慢上一些,都没有人会去责怪他。

    另一方面,造假是很需要水平的。

    团队里的人都知道,赵奕对对撞实验的了解很少,更加不懂碰撞中例子的详细数据,不了解这些的情况下,就没有办法进行数据造假,因为最终整体计算的时候,有插值一下子就能看出来。

    阮文烨轻呼了一口气,感叹道,“赵奕果然是数学天才,计算速度竟然这么快。”

    “是啊!”

    陈明叹气的语调都很悲伤。

    很快。

    团队里许多人都知道了这件事,他们一方面为赵奕的计算速度不可思议,另一方面又觉得是很正常的,赵奕可是数论的顶级专家,有个天才的大脑有什么奇怪的?

    赵奕在外面转了一圈,就干脆去了会议中心。

    会议中心是一座七层的大楼,里面有好多间房子都装载着大量的服务器。

    这些服务器就是为了储存数据。

    作为国内团队的一员,赵奕有资格查看上一次的实验数据,他找到了一台能查看数据的电脑,就不断翻阅着里面的探测图像。

    这些图像和埃德米尔那里的差不多,都是由一大堆的点和线构成的,就是上一次的实验数据。

    赵奕仔细观看了一些图片后,干脆就去查看研究报告。

    他已经知道希格斯粒子的质量,大体就是在125gev左右,但想要证明希格斯粒子存在并不容易,因为粒子是看不见的,只能通过其他的线索去证明存在。

    “怎么证明呢?”

    “125gev,或者说,120gev到130gev,到底有什么特殊的?”

    “想要在那么多的粒子反应、衰变中,让极少量的希格斯粒子衰变呈现出来……”

    赵奕抱着手里的书本,对着一台电脑思索起来,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他身后站了个白人老头,老头好奇的打量着赵奕,也跟着看见了电脑屏幕,仿佛也陷入了思考中。

    赵奕忽然醒过神儿来,扭过头来都吓了一跳,他猛的站起来半张着嘴看着老头儿。

    “我就知道会吓到你,哈哈哈……”老头儿大笑着说道。

    赵奕都不知道该做出什么反应,他试探着问道,“有事吗?”

    “汤姆基博尔。”老头儿变得正经了一些,他主动伸出了手,“我知道你,赵奕,三维震颤波形图,很厉害。有人说你的波形图蕴含着宇宙的奥秘,我对此深信不疑。”

    “是吗?”

    赵奕觉得‘汤姆基博尔’的名字,似乎是有些印象,却忘记在哪里听到过了,他摇摇头道,“我可不知道波形图还能放进整个宇宙。”

    这是一句玩笑话。

    基博尔抓住了话里的笑点,但他更感兴趣的是,眼前的年轻人竟然不知道他?可真是太有意思了。

    “你真是很有意思。”基博尔直白的说了句,随后继续盯着赵奕,神色变得认真了些,“你的波形图确实很了不起,我说它蕴含宇宙的奥秘并不是在开玩笑,你知道宇宙弦吗?”

    “不知道。”赵奕也很直白的摇头。

    理论物理有很多的分支,就像是最有名的弦理论,有些人相信、有些人不相信。

    相信的人把弦理论当成是重点研究的项目;不相信人干脆认为研究弦理论的人都是骗子。

    宇宙弦?

    赵奕似乎是听过类似的说法,但具体说的是什么就不知道了。

    基博尔并不在意赵奕知道还是不知道,他拉着赵奕到坐下来,耐心的说道,“我相信拥有不同的时空,也就是多维时空。在不同的时空产生第一阶段变化时,域的边界交线会形成宇宙弦。”

    “这有点类似于界限之间形成的晶体颗粒,晶体颗粒在凝固的液体或裂缝形成时,水会结成冰。而在我们的宇宙,这种变化可能发生在形成的过程中,我认为是在,大爆炸最初的零秒到一秒的极短瞬间。”

    “三维震颤波形图,也许正巧描述了,宇宙弦形成瞬间的排列,我指的是重要的能量节点。”

    “正因为这些节点的存在,时空和时空之间才会有边际……”

    “!#¥%……”

    赵奕半张着嘴听着基博尔的话,他努力想消化其中的内容,后来发现根本就听不懂。

    为什么呢?

    他的英语水平也不差呀!

    基博尔说出来的单词他都知道意思,怎么连接在一起就无法理解了呢?

    他都想打断说一句,“我不知道什么宇宙弦,但我知道,我们不处在一个时空。”

    听不懂归听不懂,样子还是要做的。

    赵奕闭上了嘴,表情变得很认真,装作一副认真听的样子,还时不时的跟着点头。

    基博尔似乎说的很开心,也没在意赵奕具体听懂没有,而是问道,“我听说你是跟着团队一起来的,这个时间应该是在分析那些繁杂的数据吧?”

    “我做完了。”

    “做完了?”

    “分配给我的工作。”

    基博尔点了点头,也没有太在意,而是继续问道,“我看电脑上都是上一次测试撞击的数据,这些已经被分析了很多次了吧。你在思考什么?好像很认真。”

    赵奕犹豫了一下。

    眼前的老头神神叨叨,但肯定是一位对物理研究很深入的人物,他想了一下还是说道,“我是在想,怎么才能找出希格斯粒子。”

    “你要找希格斯粒子?”

    “对啊!”

    基博尔确认般的追问道,“你是想在这一大堆数据中,找到希格斯粒子?”

    “对啊?”

    “不可能的!”基博尔很确定的摇头。

    “为什么?”

    基博尔道,“你是个数学家,对吧?我不知道你对量子物理有多少了解,但看你能提出这个问题,我觉得你就是个菜鸟。”

    “这么说……也对。”赵奕很不在意的承认了。

    在量子物理方面,他确实是个菜鸟,有很多基础的东西,他根本都不知道。

    基博尔继续道,“好吧,年轻人,为了帮你解除困惑,我就仔细给你讲讲吧。”

    “现在的撞击实验,最终的目的就是为了粒子标准模型,寻找上帝粒子是最重要的目的之一。”

    “但你知道为什么叫‘测试’实验吗?测试,也就不是‘正式’,现在对撞机效能并不足以支持寻找到新的粒子,我们现在所做的汇总、分析,也许能得到一些成果,但更多的是吸取经验而已。”

    “寻找新的例子有个最可行的方法,比如当新的粒子足够多的时候,它对整体数据的影响肯定会增多,汇总、分析数据时,就能在新粒子的位置,找到明显的凸点。”

    “而以目前对撞机的性能来说,寻找上帝粒子几乎是不可能的……”

    基博尔和埃德米尔的说法不同,但意思其实是差不多的,都是说,即便希格斯粒子存在,也因为数量实在太少,对整体数据影响不大,并不足以被找到。

    基博尔谈起了寻找希格斯粒子方法,就是分析大量的数据,来寻找数据中的异常之处。

    赵奕听完以后,感觉有了更深入的了解。

    如果是正常去寻找希格斯粒子,肯定是做重量级的撞击试验,要汇总大量的数据,从而在125gev的位置,找到明显异常的凸起点。

    显然。

    这样并不能完成任务,发现希格斯粒子的是欧洲核子研究中心,和他就没有什么关系了。

    另外,即便是参与到发现的实验过程中,需要的时间太长了。

    基博尔都已经说了,对撞机的性能还不足以发现希格斯粒子,就算是开启正式的实验,找到希格斯粒子的希望也不大,必须等未来升级了性能,才会有所发现。

    所以……要另辟捷径?

    赵奕思考着。

    接下来基博尔就拉着赵奕谈起了三维震颤波形图,他并不是在开玩笑,确实是认为波形图蕴含宇宙的奥秘,对他探索‘宇宙弦’很有帮助。

    “现在宇宙弦只是个单独的概念,但我希望能把宇宙弦的概念引入现代宇宙学。”

    “这是第一步,也是很重要的一步。”

    “也许我有生之年是看不到了,但我相信宇宙弦才是突破研究时空的根本!”

    “未来会被证明的!”

    “……”

    赵亦和基博尔探讨过程中,都感觉是在和一个神学者对话,对方说上几句就要高呼一声,“上帝是万能的!”

    “上帝是造物主!”

    “上帝是一切……”

    麻蛋!

    理论物理学家果然都是怪胎,研究了一辈子理论物理,晚年大概都会神神叨叨?

    “宇宙弦?”

    “多维时空?”

    “就算是进行外星人入侵地球分析,都要比什么宇宙弦、多维时空来的真实!”

    赵奕离开了会议中心,回到了团队的工作地,才知道了汤姆基博尔具体是谁。

    汤姆基博尔成名于四十年前,他的成名和希格斯粒子直接相关,他和杰拉德古拉尼、卡尔哈庚,一起发表论文提出希格斯机制和希格斯玻色子。

    虽然汤姆基博尔不是希格斯机制和希格斯玻色子唯一的提出人,但希格斯粒子被称为上帝粒子,最初的研究着自然会名声大振。

    基博尔的专长就是两字场论,在高能粒子物理学与宇宙学的交叉领域有很多的贡献,而近十年来,他最成功的是对宇宙弦的研究,还发表过三篇宇宙弦机制的论文,登上了顶级的物理期刊。

    “所以说那个老头儿说的都是真的……”

    “他说的什么宇宙弦,多维空间,都是正在研究或正在思考的东西,大概就是这些东西让他有些神经质?”

    “难道就像是他说的,波形图能用来解释宇宙?”

    赵奕倒是希望有人能以三维震颤波形图,来解释更宏观、更有意义的东西,能解释宇宙再好不过了,因为三维震颤波形图就是他的东西,有人把波形图变得更有意义,成果有一大半儿都属于他,但仔细去考虑也没有什么意义,他肯定没有兴趣去深入研究物理的理论,研究深入以后,大概会向往神学?

    想到基博尔的样子,他赶紧用力甩甩头。

    基博尔给赵奕指出了找出新例子的方法,他否定了这个方法的可行性,但最少让赵奕知道方法是不可行的。

    所以就必须另辟捷径。

    “难道去做预言?就算是预言也要论证一下原因……”

    “希格斯粒子本身就是个预言,再去预言希格斯粒子的质量,并没有多大意义,该找不出还是找不出……”

    “预言的目的是引导其他人寻找,可对撞实验产生的粒子太少,基础的办法肯定是找不到的。”

    赵奕回到了工作间。

    他在外面转了一天时间也没有想好,究竟该怎么样去证明希格斯粒子。

    哪怕他知道了希格斯粒子的质量,可因为希格斯粒子是看不见的,测试实验中的数据又太少,进行分析也根本察觉不到。

    在没有思路的情况下,他干脆去干点儿别的,比如,帮助陈明去做计算工作。

    陈明一直都很努力,他每天睡眠不足六小时,就是为了快点完成手头上的计算工作。

    现在计算工作已经成了他的压力。

    一天多时间过去以后,陈明也真是想通了,他觉得自己不应该和赵奕比,赵奕在他的脑海里,已经成了怪物的代名词。

    人怎么能和怪物相比呢?

    如果这个怪我能帮忙,自己就再好不过了!

    当赵奕提出帮助陈明分担一些工作时,陈明马上就笑嘻嘻的同意了,他直接把一部分数据发了过来,旋即抱怨的说道,“这些数据实在太复杂了,如果能有个固定的程序,能够把数据进行筛选,或者自动去计算,真是再好不过了。”

    “但是不可能,计算实在太复杂了。”

    陈明说着摇摇头。

    赵奕正准备冲一杯咖啡,听到了以后忽然愣住了,“你刚才说什么?”

    “我说有个程序自动去计算……?”

    “能够数据进行筛选,怎么了?”陈明不理解的看过来。

    “对啊!”

    赵奕猛的一甩手臂,“对啊!筛选!筛选法!”

    “筛选法?怎么了?你想起你的筛选法了?”

    “不是!”

    赵奕马上摇头,歉意的说道,“陈哥,我得研究个东西,暂时不能帮你分担工作了,抱歉!”

    他说完就坐回了电脑前。

    陈明愣愣的看过去,好半天过后,用力抽了自己一个嘴巴!

    让你嘴欠!

    好了吧!

    有个怪物过来帮忙分担工作,能节省好多好多的时间,结果一句话让怪物走了……

    真是太伤了!

    -

章节目录

规则系学霸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三四中文网只为原作者不吃小南瓜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吃小南瓜并收藏规则系学霸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