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光飞光,劝尔一杯酒……”

    隐约中,有吟唱声在耳畔响起来。

    “吾不知青天高,黄土厚……”

    “唯见月寒日暖,来煎人寿……”

    李守义矗立在鹿鸣山庄的高楼上,仰望苍穹。

    “李贺的《苦昼短》!”他想着。

    而头顶苍穹上的雨水,在月华之下,渐渐的变了颜色。

    雨水之中,月华交织,宛如金银丝线。

    条条如橄榄,累累贯垂,直落苍茫。

    “帝流浆!”李守义鞠了一把雨水。

    雨水温润,好似珍宝。

    正是帝流浆!

    不止如此!

    他还看到了,那天际拖着尾迹,直落西北的流星,渐渐的虚幻起来。

    它不断落下。

    慢慢的变成了无数流光,坠落西北!

    李守义知道了,帝流浆的来历。

    是那昆仑山中而来!

    是那被撕裂的昆仑山,对这个世界的祝福。

    也是那已经死去无数年的仙神,对此世的馈赠。

    流光西落,如东风夜放花千树,吹落星辰如雨。

    李守义知道,就在刚刚,世界从灭亡与毁灭的边缘,走了一回!

    他轻点双足,飘向远方的建筑。

    ………………………………

    悠悠鼓点,在耳畔回荡。

    低低的清唱,在空气中流荡。

    “食熊则肥,食蛙则瘦……”

    大厅内外,已是完好无损。

    舞厅众人,毫发无伤。

    “神君何在?太一安有?”

    无数金色的丝线,像流水一样,循着吟唱流动。

    宛若那要奔涌到大海的流水。

    “天东有若木,下置衔烛龙……”

    流动的金丝在吟唱着,有若有生命一般,蜿蜒着、卷曲着、耦合着……

    于是,在众人眼前,出现了无比瑰丽的一幕。

    神树婆娑,孑然独立。

    真龙衔着烛光,游走于其下。

    仿佛如在眼前,宛若海市蜃楼,倒映出古老的时代,那天之东,地之极下的扶桑木下的景色。

    “吾将斩龙足,嚼龙肉!”

    忽地,吟唱声拔高。

    如晨钟暮鼓,震撼人心。

    也似警世名言,醍醐灌顶。

    叫人幡然醒悟,此生的种种错误,做过的诸般错事。

    一一涌上心头来。

    却又模模糊糊,捉摸不定!

    “这是……”有人终于醒悟过来:“有大能在为我等讲道、开释!”

    “这是天大的机缘!”

    “万万不能错过!”

    “快快凝神屏息,放空心神!”

    而在他说话的时候,几乎所有人都已经盘膝坐下。

    即使是在这鹿鸣厅的许多普通人,也感觉到了,身体之中,隐隐有着热浪,经脉之内,似有暖流涌起。

    他们再是愚笨,也明白了过来。

    纷纷盘膝而坐,或懵懂或聪明的开始盘膝打坐,静心引导这些暖流与热浪。

    金丝的丝线,在大厅之中游弋。

    种种瑰丽的画面,栩栩如生。

    千叶美智子,也跟着盘膝坐下来。

    她的身周,几条金丝,缓缓落下,浸入肌肤。

    暖暖的,像春风一样,吹拂在心头。

    四肢百骸,热浪滚滚。

    只是一瞬,千叶美智子身上的气势,便升腾而起。

    下一秒,她已踏入中校之境!

    一瞬破境!

    千叶美智子激动不已。

    耳畔的吟唱,依旧在继续。

    “使之朝不得回,夜不得伏……”

    “自然老者不死,少者不哭……”

    “何为服黄金,吞白玉?”

    大厅之中,金线组成的神树,已经轰然倒塌,树下的神龙,被人斩头、分尸。

    龙血与龙肉,一块块的肢解。

    然后,这些龙血与龙肉,宛如细雨一样,冲刷着每一个人。

    在神龙血肉的照耀下,大厅之中的每一个人都在发生着神奇的变化。

    凡人在超凡,而超凡则渐渐有了一丝神圣的特征。

    最明显的,莫过于千叶美智子。

    扶桑少女的额间,一点粉红的印记,影影绰绰的浮现。

    她身上的狐尾,慢慢蓬松。

    一条条金色丝线,不断的沁入她的肌肤。

    耳畔,那吟唱声渐渐低落。

    “谁似任公子,云中骑碧驴!”

    千叶美智子猛然睁开眼睛。

    一双美眸,流彩连连,身上肌肤隐隐有着如兰似麝的芬香流溢。

    叫人只是一闻,恐怕都要心神动摇!

    身后的尾巴,悄然摇动。

    根本不是狐尾!

    此刻,千叶美智子终于明白了自己的血脉。

    乘黄!

    她是乘黄的幼崽!

    而今,终于苏醒了这沉睡无数代的血脉。

    这来自远古的血脉!

    “刘彻茂陵多滞骨,嬴政梓棺费鲍鱼……”

    耳畔的吟唱终于归于空寂。

    金丝的丝线,随之消失无踪。

    大厅之中,没有神树,没有神龙,更没有盛宴!

    但千叶美智子,已听出了吟唱声之人是谁?

    “灵公子!”她在心中激动的说道:“是灵公子!”

    …………………………………………

    “刘彻茂陵多滞骨,嬴政梓棺费鲍鱼!”

    李守义落到鹿鸣厅前的停车场。

    耳畔的吟唱声与鼓点,渐渐归于虚无。

    那从天而降的帝流浆,因之消失。

    天空上,只有倾盆大雨,在哗啦啦的落下来。

    李守义抬起头,看着已经异象全无的天穹。

    他知道……

    这一次,联邦帝国欠下那位,好大人情!

    这一场帝流浆,覆盖整个帝都!

    来年,帝都的新生儿中,超凡者的数量将激增!

    而且,他们的天赋都将非常不错!

    甚至……

    还有不少,将天赋异禀。

    便是如今的帝都,怕也将受益匪浅。

    今夜之后,帝都各处,恐怕都要出现种种天材地宝。

    这么大的人情,可不好还!

    更紧要的是……

    李守义知道,联邦帝国还将有更多东西,有求于祂。

    所以……

    他在这鹿鸣厅门口,停下了脚步,没有再向前半步。

    哪怕,他隐隐感受到了,就在自己前方的鹿鸣厅正厅中。

    有神明的意志,正在归来!

    ………………………………

    鹿鸣厅内。

    千叶美智子忽地看向了大厅中的那个波兰亲王。

    她的眉头紧紧皱起来。

    很快,所有人都注意到了路德维克。

    因为,此刻,这位波兰亲王,变得极为古怪。

    他匍匐在地上,一声不吭。

    整个身体像狗一样的窝着。

    四肢触地,头死死的低着。

    若只是如此,可能还没有人在意。

    但他身上的衣服,却在一点的撕裂。

    那皮肤下的血肉里,似乎有什么东西,正在钻出来。

    银色的月光,从那肌肤下映出。

    整个大厅,都被映得雪白。

    宛如裹着霜。

    “殿下……”几个路德维克的随从,急匆匆的上前,想要察看。

    “罪人!”路德维克那死死的低着的头,忽地发出了一声冷喝,他毫无感情,宛如机械一样,冷冰冰的呵斥着:“不要亵渎我的神圣躯体!”

    他的四肢,慢慢的扭曲起来。

    渐渐的两侧的肢体,竟慢慢的耦合在一起。

    银光闪闪的车轮,在人前浮现。

    而路德维克的整个人,也在这瞬间,陡然变形。

    竟成为了一辆萦绕着银色月华的战车。

    数以百计的神圣羽翼,从战车身上长出,金色的羽翼上,隐隐有着赞歌传来。

    无数眼睛,金色的眼睛,从战车的前后左右中长出来。

    “凡人!”那数不清的眼睛,看向整个大厅的所有人。

    金色的眼球中,没有半分感情。

    “跪下!”战车轰鸣着,车轮下的月华,激荡起无数的灵光。

    “在神圣的亚哈利面前跪下!”

    “向至高无上的神跪下!”

    “祈祷吧!”

    “羔羊们!”

    “在你们面前的是……”

    “永恒之主的车轮……月之轮……”

    “天国的守门人!”

    数以百计的金色羽翼中,圣歌在隐隐唱诵。

    “我们在天上的父……愿人都尊你的名为圣……”

    拉丁语、波兰语、法兰语、佛郎机语……

    种种语言,共同赞美着。

    苏醒的座天使长,月之轮,神之左眼。

    傲然凌空。

    两个车轮,滚滚作响,金色羽翼,圣歌阵阵。

    ………………………………

    咚……咚……咚……

    教皇国的大教堂,钟楼上的钟,忽地无人自响。

    正在礼拜的红衣主教们纷纷抬起头,看向那正在布道的教皇。

    神在人间的牧首。

    老迈的教皇,拿起手中的经书。

    他虔诚而狂热的说道:“赞美吧!主的羔羊们!”

    “因主的使者,第三天的守护者,主的左眼和车轮,拖曳月亮的使者,已经降临!”

    于是,他画了个十字:“主啊!愿您的国降临……愿您的旨意行在地上、如同行在天上……”

    “阿门!”

    所有教士,纷纷祈祷起来:“愿您的国降临……愿您的旨意行在地上,如同行在天上……阿门!”

    ……………………

    白骨教堂。

    圣座之上,神圣的六翼天使,悬浮于半空。

    祂那模糊的神圣容貌,隐藏在乳白色的圣光之中。

    祂背后,天国之门,似乎在缓缓打开。

    炽白的圣光与神圣的圣歌,从中隐隐溢出。

    所有教士,都已经匍匐在地。

    开始祷告。

    “我知道我是个罪人,需要您的赦免……”

    在祷告声中,天使之王,举起祂的权杖。

    权杖之中,圣光如水一样的流动着。

    祂看向权杖之上镶嵌的一枚宝石。

    来自于天国的宝石。

    亚哈利的核心!

    透过它,天使之王看到了,银色的车轮,腾空而起,金色羽翼张开。

    “亚哈利……苏醒了?”祂想着。

    但……

    这似乎不在计划内。

    祂不该醒的这么快……

    因为……

    祂还没有拿到核心!

    没有核心的话……

    没有核心,就意味着祂若陨落。

    那么,从祂的躯体中,就会有异端诞生!

    想到异端,天使之王忽地不安起来。

    …………………………

    灵平安看向那些因为自己的音乐而如痴如醉的人们。

    他忽然想了起来。

    “我记得……我是答应了千叶美智子的……”

    “在这里,似乎浪费了不少时间啊……”

    “去找一找千夜酱吧!”

    于是,他整个人像幻影一样消失。

    下一瞬,人便出现在了一个金碧辉煌的大厅中。

    抬眼向前,他看到了一辆银光闪闪,充满了未来科幻气息,但又无比复古的战车,悬浮在那大厅的半空。

    一只只金色的眼睛,从车身中钻出来。

    战车之内,似有机械声在冷冰冰的说着。

    “凡人!”

    “跪下!”

    “在神圣的亚哈利面前跪下!”

    “向至高无上的神跪下!”

    “祈祷吧!”

    “羔羊们!”

    “在你们面前的是永恒之主的车轮,月之轮……”

    “天国的守门人!”

    车轮滚滚,气势汹汹。

    灵平安却是皱起了眉头。

    “跪下?”他疑惑着:“你叫谁跪下?”

    “至高无上?”

    “谁批准你使用这样的词了?”

    “至高无上……”他嘴角轻轻抽动:“这是只有我才能使用的词!”

    他本能的感觉,在他面前,用‘至高无上’是在打他的脸!

    更是在当众撒谎!

    毕竟,蚂蚁窝里有一只蚂蚁说自己很强壮,天下无敌了。

    蚂蚁们战战兢兢。

    但人类听到了的话,恐怕只会耻笑!

    你打的过我的一根寒毛吗?

    来,我用一个指甲盖来和你比试比试!

    他现在就是这样的感受。

    于是,他眯起眼睛。

    “唔……”他看着那悬浮着的战车,忽地笑了起来:“我还以为是什么呢?”

    “原来是一条可怜虫……”

    ………………………………

    座天使长,月之轮亚哈利悬浮在半空。

    滚滚神威,如山如狱,压得人抬不起头来。

    所有人都只觉莫名的心悸,心中忍不住的生出了要膜拜、跪拜、忏悔的念头。

    这是来自本能的冲动。

    是面对上位者的颤栗。

    被写在基因里,刻在灵魂中的冲动。

    就在此时,一声嗤笑,从某个角落传来。

    “我还以为是什么呢?”

    戴着脸谱面具的男人,从阴影中走出来。

    他随意的点评着、嘲讽着:“原来是一条可怜虫!”

    在月之轮之前,在这复苏的天使长面前,这男人轻轻松松,毫无压力。

    他将这天使,视若无物!

    “你说什么?!”

    车轮之中,神威滚滚!

    那数以百计的羽翼之内,无数的怒斥滚滚而来。

    “跪下!”

    “跪下!”

    “跪下!”

    但那人却仿佛没有听到一般,他随意的扭了扭脖子。

    “我说……”他慢慢走上前,然后伸出手。

    一只洁白如玉,普普通通的成年男人的手。

    这手平平无奇,毫无威势。

    但当他伸出手。

    却是遮天蔽日。

    那威风凛凛,不可一世的座天使,像一只无助的萤火虫一样,被这只手轻飘飘的握住了。

    是的!

    在所有人眼中,戴着脸谱面具的男人,只是轻轻伸手。

    那手没有任何变化,也没有任何灵能。

    只是轻轻一握,宛如西游记中,如来佛祖张开手掌。

    在所有人眼中,那悬浮着的天使,便被这只手轻飘飘的握住。

    原本威风凛凛的座天使,成为了他手中的一个小小的带着轮子的玩具。

    “都说了……你是一条可怜虫!”脸谱下的男人轻笑着:“你还不信!”

    他的手轻轻一抛,手掌中的银色战车,就被抛出来,摔在地板上。

    战车被摔了个粉碎。

    一个个金色的零件,散落开来。

    齿轮与铆钉,哗啦啦的在地板上滚动。

    “怎么回事?”人们震撼莫名。

    “座天使……居然是一堆零件……”

    “一台机器?”

    “十字教的机器!”

    这个事实,叫人们难以平复。

    但仔细想想,似乎又是可以理解。

    座天使,在十字教传说中,本就是物质的,而非是纯灵性的。

    最重要的是……祂们的称呼。

    座天使。

    神之轮、神之眼。

    这本身就寓意着祂们的地位。

    是工具,是机器。

    就像人类发明创作的汽车、飞机、轮船、监控、卫星……

    但,那戴着脸谱的男人,却笑了起来。

    他戏谑的问着那些散落满地的零件:“喂!你现在知道我说的没错吧?”

    “你这可怜的倒霉蛋!”

    人们看向那些散落满地的零件。

    这些零件,在人们的注视下,慢慢的溶解,变成一滩滩银色的果冻一样的东西。

    然后,这些东西慢慢的蠕动着,慢慢的拼凑在一起。

    最终,一个银色的身影,出现在人前。

    他茫然的看向四周。

    然后低下头去,看着自己的身体。

    一只公牛角,从他的额头上长出来。

    青色的胡须,从他的下巴长出来。

    他的脸慢慢的苍老。

    接着,他跪了下来。

    向着那戴着脸谱面具的男人跪下来。

    “风暴之子……月亮与时间的守护者……全乌尔的保护者……”

    “南纳向您致敬!”

    “感谢您将我从永恒的奴役与禁锢中解放出来!”

    “南纳!?”礼宫爱子似乎想到了什么。

    “苏美尔的月神,预言之神?”

    “最高主神风暴之神恩利尔之子,太阳神乌图与冥王涅加尔的父亲?”

    银色的老人听着,惭愧不已。

    “那都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了……”

    “想不到人间还有人记得我……”

    说着他就苦笑不已。

    而所有人都震撼莫名!

    十字教的座天使月之轮亚哈利,怎么会是苏美尔的月神?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但……

    在礼宫爱子这样级别较高的人的心中。

    她们隐隐约约,若有所知。

    “神话入侵……”

    “神话覆盖……”

    “真相是这样的吗?”

    “这背后的真相,竟是如此的残忍?!”

    战败者,不止尸骨无存。

    还要被制成器物。

    就像古代的人类部落,对付战败者一样。

    将失败者的身体,制成酒器。

    以此永恒的羞辱、奴役并折磨于他。

    -

章节目录

我真不是魔神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三四中文网只为原作者瞎眼的韭菜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瞎眼的韭菜并收藏我真不是魔神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