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铮~铮~铮~”

    “铮~铮~铮~铮~”

    待冬香坐下来之后,二人分别拨弄了几下琴弦。

    一为试音,二来也是借着这个机会配合一下,看看对方的指法、技法之类,一会也好配合。

    如若是琴艺一般的人,第一次合奏,几乎是没有可能配合好的。

    但二人都算得上是音律高手,故而只是拔弄了几下,便会心一笑……

    接下来,由冬香先行弹奏,顾鸣协助和弦……

    前奏过后,冬香婉转悠扬的声音随着弦音飘荡在空中:

    “寒蝉凄切,对长亭晚,骤雨初歇。

    都门帐饮无绪,留恋处,兰舟催发。

    执手相看泪眼,竟无语凝噎……”

    当她唱到这里的时候,顾鸣的弦音开始有了变化,由他主导,冬香协助。

    同时,顾鸣富有磁音的嗓音也响了起来:

    “念去去,千里烟波,暮霭沉沉楚天阔。

    多情自古伤离别,更那堪,冷落清秋节……”

    这时,冬香全然沉浸到弦律中,沉浸到词的意境中,喃喃地跟着和词:

    “今宵酒醒何处?杨柳岸,晓风残月。

    此去经年,应是良辰好景虚设。

    便纵有千种风情,更与何人说……”

    二人一唱一和,一和一唱,分坐左右拨弄琴弦,竟有一种天作之合之感,令人听得如痴如醉。

    远处,几拨客人正在与姑娘喝酒、调笑,听到这琴声与歌声,全都不约而同停了下来,纷纷侧头倾耳细听。

    蝴蝶翩飞着飞了过来,上下盘旋。

    天空中的鸟儿纷纷落到枝头,生怕打破了这人间的仙音。

    甚至,塘中的鱼儿也浮出水面,嘴唇一张一合,似乎在应和着这天籁之音。

    其实,顾鸣也不过才发挥出十之一二的水准。

    毕竟现在他的音律技艺已然满级了,再加上他的亚圣境界,真要全力发挥的话……那可不是什么人间仙音,那是真正的仙音。

    就算在仙界,那也是一骑绝尘的。

    如果再配合伏羲古琴……效果更是难以想像。

    不过,就算发挥出十之一二,也足以傲视天下众生。

    同时,对于冬香的琴艺,顾鸣还是颇为赞赏的。

    第一次与他同奏,便能跟上节奏,几乎没有出现什么差错,算是相当的难能可贵了。

    而且这女人在诗词歌赋方面也很有天赋,那么多读书人对不出来的对子,她竟然给对上了。

    因此,顾鸣已经暗自决定帮她一把,找机会先替她赎身,再传她修炼之法,也算是在这个世界留下一个种子。

    等到一曲终了,一众人却依然还沉浸在琴音中。

    包括冬香在内,似乎也不忍离开琴弦,手放在上面,眼中隐隐有泪。

    正所谓高山流水,知音难觅。

    这些年来,她身处欢场,游离于不同的男人之间强作欢颜。

    可以说,从来没有像今日里这般放开过,像今日里这般弹奏得如此投入。

    这个男人到底是谁?

    冬香自认阅人多矣,但却完全看不透也猜不透与这个神秘的男人。

    “好了,多谢冬香姑娘,多谢大家。”

    顾鸣微笑着站起身来。

    这时,冬香方才回神,也跟着起身,先冲着顾鸣盈盈福了一礼,动情道:“多谢公子陪小女子弹奏了这么一首终生难忘的曲子。”

    “好!”

    “此曲只应天上有,人间能得几回闻?”

    “没想到顾兄在音律方面也如此出众,真的是令我等自惭形秽……”

    “如此多才多艺,令人由衷叹服……”

    一时间,各种溢美之词不绝于耳。

    这下,谷德祥可谓是偷鸡不成反蚀一把米,花了钱请了这么多人来想要羞辱一下顾鸣,结果……反倒成就了对方。

    经过此次,顾鸣在天台县的名气必然高涨。

    而他……却颜面尽失,沦为笑柄。

    典型的吃力不讨好,为他人作嫁衣裳。

    ……

    果然,此次聚会之后,顾鸣声名鹊起。

    他所出的“南通州,北通州,南北通州通南北”,以及“海水朝朝朝朝朝朝朝落”两个对子也开始广泛传播,被人所津津乐道。

    当然,冬香姑娘也沾了光,她所对的两个下联也被传为佳话。

    甚至有不少私塾将这两个对子作为考题,让学生来对。

    不少读书人也乐在其中,一时间对出了不少风格迥异的下联。

    许多没有参加聚会的读书人,以及一些名流纷纷跑到李府,想要亲眼看一看顾鸣到底何方神圣,同时也纷纷邀请顾鸣赴宴。

    甚至,还有人开出比李老爷高三倍的价格想聘请顾鸣到府上当先生。

    只可惜,顾鸣稀罕的是钱么?

    无论对方开什么样的价码,他都丝毫不动心。

    如此一来,更是让谷德祥郁闷不已,好歹他也是堂堂举人,怎么就比不过一个秀才?

    而李老爷夫妇自然是欣慰而又惊喜,主动提出给顾鸣加银子。

    对此,顾鸣倒也没有拒绝。

    虽说他不稀罕银子,但李老爷主动提出,他要是拒绝的话就显得有些不合常理。

    接下来,顾鸣制定了一套教学计划,开始悉心教授李修缘。

    他心里很清楚,李修缘乃是降龙罗汉转世,想彻底让他归入儒家不太可能。

    况且,他真要强行这么做的话,也有可能引来一些派系之争。

    所以,顾鸣的计划是让李修缘同时学习儒、释、道三家的知识与理念,这样就不会引来不必要的麻烦。

    当然,要打基础的话,自然还是要先从儒家着手。

    顾鸣先让李修缘学习《三字经》、《千字文》等浅显易懂的基础,再慢慢让他学习四书五经的内容。

    时不时的,也让他看一些佛家与道家的经典书籍,并头进行。

    如若是普通孩子,同时学习这么多知识很难,但李修缘不一样。

    毕竟是罗汉转世,脑瓜子岂是常人能比拟?

    再加上有顾鸣亲自指导,学习进度堪称神速,令李老爷夫妇俩惊喜不已,暗自庆幸找对了老师。

    不知不觉半年过去。

    这日里,顾鸣上街闲逛时,无意中听到了一个消息:有人要替冬香姑娘赎身,准备买回去作妾。

    毕竟冬香姑娘在天台县名气极大,但凡是个男人,恐怕没有不知道她的芳名的。

    听到这样的消息,顾鸣不由皱了皱眉。

    倒也不是他对冬香姑娘有什么想法,说白了,他的身边从来都不缺美人。

    就他身边的娇妻来说,聂小倩、白素贞、嫦娥仙子,哪一个不是倾国倾城?

    哪怕是玉儿,当初或许只能算是中上等姿色,但经过多年的修炼,越发出落的动人。

    到现在,凡间女子恐怕也很难找到比得过她的。

    顾鸣皱眉是因为他欣赏冬香姑娘的天赋,上次一起弹奏时,他便暗自决定要替其赎身,并传其修炼之法。

    只不过,之后一直忙于教导李修缘,一时间没顾上这事。

    如若冬香姑娘被人纳为小妾,再去找她的话……恐怕就有些不妥了。

    于是,顾鸣当即决定去找冬香姑娘谈一谈,看看她的意思。

    如若她自己愿意,那就作罢,由得她去。

    如若是被迫的……那就拉她一把,救她出火坑。

    于是,顾鸣当即来到了盈春苑。

    “哟,不知顾公子大驾光临,老身有失远迎。”

    一见顾鸣出现,老妈子当即喜笑颜开迎了上来。

    “嗯,我来找冬香姑娘。”

    “啊?冬香姑娘?”老妈子愣了愣。

    “怎么?冬香姑娘不便见客?”

    “这……”老妈子一脸为难道:“顾公子,冬香姑娘……有人替她赎身,过几日便会来接她。

    因此这几日冬香姑娘就不见客了。

    要不,老身安排夏香姑娘怎么样?夏香姑娘是我们盈春苑最新的花魁,能歌善舞,温柔体贴,保证伺候的公子满意。”

    “不用,在下是专程来找冬香姑娘的。”

    “可是……楚公子打过招呼的,不许我们再安排冬香姑娘见客。”

    顾鸣不露声色摸出一小锭金子递过去:“我不会耽搁太久,只是想与冬香姑娘说上几句话就行了。”

    “这……”

    老妈子捏着手中的金子,心眼开始活泛开了。

    谁还跟钱过不去啊?

    “那……公子可要快一些……一刻钟可以了吧?”

    “哈哈,够了,多谢老妈子。”

    “走吧,老身带你过去,低调一些,尽量不要让人知道……”

    一般来说,寻常姑娘都是住在楼上的,一人一间房。

    但苑里的当红小花一般会安排小独院,并且还要配几个丫环。

    这几个丫环不仅要伺候当花小花,有客人时也要端茶倒酒。遇上客人有特殊的需要时,她们大多也会……

    在老妈子的带领下,顾鸣来到了冬香所居的小庭院。

    这时,冬香正坐在荷塘边发呆。

    老妈子轻咳一声:“冬香,顾公子来看你来了。”

    一听顾公子这个字眼,冬香惊喜地侧过头来,一看果然是顾鸣,便急急上前福了一礼:“小女子见过顾公子。”

    “嗯,冬香姑娘不必多礼,坐下说话。”

    二人坐下之后,老妈子方才起身离开。

    不过,却没走远,而是走到院站口等着……

    毕竟她已经收了那个楚公子的定金,某种程度上讲,冬香已经是楚公子的人了,所以她怕惹来麻烦。

    因为时间紧迫,顾鸣也顾不上客套,开门见山道:“听闻有人替冬香姑娘赎身?”

    听到此话,冬香不由幽幽叹了一声,默默点头。

    “怎么了?能脱离火坑不是好事么?看冬香姑娘的神情似乎不太开心?”

    冬香不由摇头苦笑:“只怕是更深的火坑……”

    “哦?怎么说?”

    “那个人叫楚怀仁,台州府人氏,出了名的纨绔……

    听姐妹们说,那姓楚的几乎每年都在纳妾,但那些女子几乎都没有好下场。

    要么莫名的死去,要么疯疯癫癫,也或是卖给他人……”

    “竟有这样的事?”顾鸣不由皱了皱眉。

    “传言应该非虚,这苑中有两个姐妹是从台州过来的,她们听过不少关于姓楚的事……”

    “行了,我明白了。这样,我去帮着打听一下这个姓楚的为人。

    如若真的是个火坑,我再想法子阻止这件事。”

    一听此话,冬香不由脸色一变,急道:“小女子多谢公子的恩情,只是……楚家在台州颇有背景,公子不要为了小女子的事而卷入是非。”

    “呵呵,这个冬香姑娘放心,我心里有数。行了,就这样,你先忍耐两日,到时我再来找你。”

    说完,顾鸣便起身辞别而去。

    走到院外,老妈子讶然地往院中看了一眼:“顾公子这么快就完事了?”

    顾鸣:“……”

    这老妈子也不太会说话了。

    ……

    离开盈春苑,顾鸣走到无人之处,念头一动……

    下一刻,已然瞬移到台州城外。

    入了城,顾鸣经过一番打听,方才知道冬香的担忧不无道理,这姓楚的着实是坏的不一般。

    这家伙天生就是一个色胚子。

    十来岁的时候便无师自通,开始骚扰府里的丫环。

    甚至还有一件让人津津乐道的事……这家伙在十五岁的时候,居然给他老爹戴绿油油的帽子,与他老爹纳的两个小妾厮混到一起。

    事发后,他老爹虽然生气,但又舍不得收拾儿子,毕竟老来得子,宠得跟天上的星星似的。

    于是,干脆将那两个小妾赏给儿子……

    结果那小子玩了没多久,腻了,竟将那两个小妾给卖到青楼去了。

    之后,那是越玩越离谱,最喜欢跑去勾搭一些成了亲的女人。要么用钱砸,要么来硬的……

    楚家几代经商,积累了不少财富,在台州府乃是有名的大户,与官府有着盘根交错的关系。

    因此,就算他再怎么胡作非为,哪怕是闹出人命,他老爹也会花钱摆平。

    台州城不少人都在诅咒楚家……毕竟,有不少人都被楚家欺压过。

    楚家以前有个姓卢的下人,有一次他的妻子从乡下来探他,结果不幸被楚怀仁看到了。

    那妇人虽说已经三十来岁了,但长得还算不错,身段也颇有些动人。

    于是乎,楚怀仁当下里便动了歪心,将那妇人强行占有……

    过了两三天才放人。

    但那妇人却已经疯了……

    姓卢的男子跑去官府告状,却反被打了一顿,说是夫妇二人合谋想要敲诈楚怀仁……

    另外,这家伙心里有些扭曲,喜欢玩一些非人的手段。

    有几个小妾不堪折磨,要么上吊自杀,要么被生生折磨死……

    做了那么多坏事,楚怀仁依然不知收敛,依然还在四处逍遥。

    城中百姓一提到他,可谓是咬牙切齿,恨不得将之碎尸万段。

    但,偏又奈何不得。

    获知了这些事情之后,顾鸣返回了天台县。

    并且,于当天晚上悄然来到冬香的房内……

    一见顾鸣突然出现,冬香吓了一跳,看清是顾鸣之后,不由担忧道:“顾公子,你怎么来了?有没有人发现你?”

    “放心吧,不会有人发现的。我打听过了,那姓楚的家伙的确不是个东西,我会对付他的,你不用担心。”

    对于顾鸣来说,对付这么一个小小纨绔,根本不叫个事……

    -

章节目录

我在聊斋写小说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三四中文网只为原作者蜀三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蜀三郎并收藏我在聊斋写小说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