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啪!”

    干瘦如骨的手臂便掉落在地面上,激起了非常清晰的声响。

    面对突如其来的极速斩击,匆忙之间,大祭司只能抬起一只手,牺牲了它,挡下这一击。

    若不是这只手,被砍下来的就是大祭司的脑袋。

    因为,这一剑,完全是瞄准着大祭司的脖子去的。

    “嘁!”

    大祭司焦急似的咋舌出声。

    明明被砍下了一只手,不知为何,大祭司竟是完全没有半点痛苦,乃至是没有半点影响似的,连哪怕是一滴鲜血都没有流,就这么用剩余的一只手托着水晶球,释放出了浓郁的死气。

    以瞬间移动的能力来到大祭司的面前,趁其不备,将其一条手臂给砍下的希恩看到这一幕,先是微微一怔,随即毫不犹豫的再次挥剑,让剑光狂洒,斩向了大祭司。

    “噗嗤!”

    又是一道撕裂声响了起来。

    只是,这一次,被砍下的不是大祭司的手臂,而是从其身上涌来的死气。

    那些死气便如毒气般朝着希恩扑来,却被希恩一剑斩断,消散在空气中。

    而趁着这个机会,大祭司一把抓住了陷入癫狂中无法自拔的利姆乔,向着后方暴退而去。

    她的速度很快,一点都不像人,反而像是真正的死神,黑袍鼓荡之间,其便已经似幽灵般窜出了极远的距离。

    她操纵着死气,包裹住自己的全身,如同被死气给拖着一样,向着后方暴退。

    “想跑?”

    希恩没有向之前那般,游刃有余的放任对手施为了。

    既然选择暴露身份,暴露真正实力,那希恩便没打算再放跑这两人。

    于是,希恩再次施展瞬间移动,一个闪身,追上了大祭司。

    这时,陷入癫狂中的利姆乔突然做出意外的举动。

    “放开我!”

    利姆乔猛的挣脱了大祭司的手,红着眼睛,狰狞着面容,扑向了希恩。

    “蠢货!”

    猝不及防之间被挣脱的大祭司忍不住愤怒的叫出了声。

    希恩则是乐了。

    “希恩·孛兹图特——!”

    眼看着希恩瞬移而来,利姆乔点燃了内心的憎恨,狂吼着迎了上去。

    他的眼睛变得更加的惨绿。

    他体内的【灵粹】疯狂的游走,以比先前任何一次都快的速度,融入了他的身体。

    利姆乔疯狂着,咆哮着,身上那阴冷的魔力居然节节攀升,令其等级以飞快的速度暴涨。

    lv.92...

    lv.93...

    lv.94...

    很快的,利姆乔的等级便是攀升到了九十五,足以惊爆世人的眼球。

    显然,对希恩的憎恨及仇恨,使得利姆乔突破了自身的极限。

    加上大祭司刚刚给他喂养的那些【灵粹】着实不少,利姆乔的力量就极速攀升着,让大祭司都被震住了。

    可惜...

    “嘭!”

    沉重如闷雷般的碰撞声中,力量大涨的利姆乔又一次的被希恩的踢击给命中了胸口。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利姆乔彻底疯了,不顾轰在胸口上的脚掌,对着眼前的仇敌,双手化作最为锋利的武器,带着一道道爪光,轰向了希恩。

    那简直就是要同归于尽,以伤换伤。

    利姆乔也不介意以伤换伤。

    一来,他的【死亡大灵体】防御力高,抗击打能力很强,还有自愈能力,即便受伤了,都能以最快的速度恢复过来。

    二来,他纯粹的攻击力本就在希恩之上,哪怕是一招唤一招,只要不是命中要害,那他就是赚了。

    三来,利姆乔也不管了。

    再次见到希恩,且之前还被其蹂躏,被其玩弄,新仇旧恨加在一起,若是过去的利姆乔,那或许会习惯性的选择忍,但现在,被负面情绪冲昏头脑的利姆乔根本不可能再继续忍下去。

    问题在于...

    “锵锵锵锵锵...!”

    一阵激烈的交击声中,利姆乔那攻击力奇高无比的爪击,落在希恩的身上,竟是仿佛命中了钢铁似的,在一阵火星中,全部被弹开。

    “怎么可能...!?”

    利姆乔睁大了眼睛,不敢相信自己看到的一切。

    他根本不知道,有着【里陀天命】护体的希恩,其抗伤能力,比起他的【死亡大灵体】的防御力,那绝对只强不弱。

    利姆乔的攻击力或许很高,可再高又如何?

    能比阿里迪亚的【伏打】打出的攻击强吗?

    能达到超脱级的层次吗?

    不能吧?

    既然不能,那自然是不可能伤到希恩的。

    用希恩前世的话来说,那就是...

    “你在给我挠痒痒吗?”

    希恩对着满脸不敢置信的利姆乔冷笑了一声,手中圣剑豁然一斩,便是斩向了利姆乔的胸口。

    “噗嗤!”

    又一次的撕裂声中,血光终于乍现。

    利姆乔的胸口便被希恩的斩击给轻而易举的破开了防御。

    在【外陀天命】的性能增幅下,即使是被封印的圣剑,也有着这样的攻击力。

    “呃啊啊...!”

    利姆乔痛苦得浑身剧震,脚步踉跄的退了下去。

    “糟了!”

    看到这一幕,大祭司面色微变,一咬牙,最终还是忍不住上前,想救下利姆乔。

    对于双手沾满鲜血,剥夺过不知道多少生命的大祭司来说,一个利姆乔的安危,自然不值得她关心。

    可是,利姆乔现在不是一般人了,而是她时隔千年培养出来的大灵体,非常的珍贵。

    自从她着手研究大灵体一来,除了千年前的那一次,就只有这一次成功的练出了大灵体。

    而千年前的那一次,最后还被大祭司视为了“失败作”引以为耻,乃至是视为耻辱。

    这一次,好不容易成功培养出一具大灵体,她可不想再失去了。

    所以,大祭司才会想救利姆乔。

    但就在大祭司准备冲上前去时,半空中,一道灼热的龙息从天而降,轰向了她所在的方向。

    尤琳便不知何时重新飞上了半空,看着大祭司准备冲向希恩,一口龙息毫不犹豫的吐了下来。

    仔细一看,那头尸龙已经只剩下一副被焦炭般的骨架子。

    那头传奇级的尸龙,压根就不是已经抵达极限级的尤琳的对手,被尤琳轻而易举的解决掉了。

    现在,尤琳腾出手来对付大祭司,让大祭司是暴跳如雷。

    “可恨的蜥蜴!看我把你练成第二具尸龙!连灵魂都堕进地狱!”

    大祭司愤怒的喊着,举起水晶球,施展【恐怖公】的死灵魔法,令死气震荡起伏。

    “吼!”

    尤琳立即不屑似的怒吼了一声,那模样,完全就是不把不人不鬼的大祭司给放在眼里。

    当下,尤琳与大祭司也缠斗到一块了。

    另一边,利姆乔在胸口被砍中以后,不但没有选择避让,反而更加疯狂的攻向希恩。

    “为什么!?为什么是你!?”

    利姆乔一边双手狂舞,挥出无尽爪光,猛攻向希恩,一边疯狂怒吼。

    “不过是区区一个冒险者而已!我哪点比不上你?哪点比不上你!”

    利姆乔的不甘、憎恨、愤怒以及癫狂便在此刻里展现得淋漓尽致,状若恶鬼罗刹,令人心惧。

    希恩没再像之前那样用高超的剑技挡下利姆乔的爪击,而是不停的来回挪动身形,左右踏步,将利姆乔那一道道充满锋芒的爪击给闪开。

    爪击的力量虽大,可这份暴涨的力量,利姆乔根本没有控制住。

    所以,他的攻击杂乱无章,毫无技巧可言,在具备【外觉天命】的感知力的希恩眼中,哪怕单凭被提升过后的六感都能轻松躲闪。

    至于利姆乔那充满不甘及憎恨的怒吼,希恩是无动于衷的。

    没办法。

    “每一个失败者都像你这样,始终想不出自己失败的理由。”

    希恩如起舞般的闪避着利姆乔的攻击,并注视着他,毫无怜悯的开口。

    “觉得不甘心是很正常的,觉得不理解是很正常的,但要是只有不甘心就能成功,那这份成功也未免太廉价了。”

    希恩便豁然止住步伐,手中圣剑极为突兀的一个疾斩,将利姆乔的双爪给重重的挑开。

    “还有,你说我是区区的冒险者,那你又是什么?真觉得自己是个人物吗?”

    希恩以惊人的速度伸出一只手,抓住利姆乔的脸,扯向自己这边,旋即便是在利姆乔失去平衡,跌向这边的时候,膝盖猛然抬起。

    “嘭!”

    闷击声中,希恩一记膝撞,撞在了利姆乔的肚子上。

    “咕啊...!”

    利姆乔立即弯下身,发出一声苦闷的叫声。

    希恩则依旧抓着他的脸,将其提了起来。

    “你不过是好运的生在公爵家里,有个好爹,有个好血统,所以才有了比较好的天赋而已,却还是连我这么一个冒险者都比不过,有这么好的条件你都没能讨得人家的欢心,输给了我这个冒险者,那到底是什么给了你骄傲,让你能当着我的面,藐视我的身份和出身的?”

    说着,希恩的膝撞重重的撞在了利姆乔的脸上,让利姆乔嚎叫了一声,鼻血都流了出来,直接倒在了地面上。

    希恩便居高临下的看着痛苦的捂着脸的利姆乔,讽刺出声。

    “说到底,所谓的公爵也不过是曾经输给王室,拿不到王位,被赶出王都的失败者罢了,一个失败者建立起来的家族,若不是王室看在曾经是兄弟姐妹的份上给你们一点照顾,你以为你们这些公爵还能耀武扬威?”

    “失败者就得有个失败者的样子,老老实实接受,那还体面一点,垂死挣扎,那不过是最狼狈的退场方式。”

    “如果你还没有意识到,那就让我清清楚楚,明明白白的告诉你吧,大少爷。”

    “就你这样,一辈子都别想得到洛茜的心。”

    “懂?”

    -

章节目录

魔王不必被打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三四中文网只为原作者如倾如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如倾如诉并收藏魔王不必被打倒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