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一轮游戏开始,现在是场外帮助时间!!”

    “什么?”

    邪异冰冷的声音中。

    黑影猛然回头,就看到漫天飞舞的灰白雾气中,两道高大的身影悄无声息的出现在这位陌生的神祗两旁。

    一股狂热的战争气息以及风雪冰霜呼啸的声音立刻在古堡中显现了出来。

    黑影凝视着前方前无声息又出现的两道身影,以及祂们丝毫不加以掩饰的气息,顿时脱口而出。

    “旧神?”

    “这怎么可能?”

    “圣堂为了维护主的至高与唯一,早已千方百计的将诸神尽数打落王座,怎么可能还留下拥有如此实力的神灵继续行走于人间中?”

    黑影膛目结舌的看着眼前这三位并身站在一起的神祗,神情中顿时充满了凝重。

    “你们什么时候复苏的?”

    黑影感受着祂们身上涌动的神力,下意识的问道。

    但他的询问并没有得到回应。

    祂们只是冰冷的注视着自己,并且立刻发动了袭击。

    古堡上空。

    赤红白三色光芒流转,被黑暗笼罩住的三色太阳瞬间迸发出无穷的光芒,冲破了黑暗的束缚。

    一道炽亮的光芒自太阳中笔直的落下,死死的笼罩在黑影身上,形成了一个三色轮转的日轮标记。

    冥冥当中,黑影顿时感到了一股恶意锁定住了自身所在的位置,并将其显露了出来。

    灿烂的光辉之下,一道如同阴影般的身影顿时暴露在三位神祗眼中。

    站在张骄左侧的女武神希波吕忒立刻发动了进攻。

    祂如同一只健美的雌豹一样,瞬间奔了出去。

    在女武神希波吕忒跃出的同时,祂更是十分熟练地从背后的箭囊中抽出两根褐绿色的木制短矛,奋力的投掷了出去。

    两根褐绿色的木制短矛带着破空之声,瞬间没入到黑暗当中,直奔黑影而去。

    嘶嘶~!!!

    木制短矛刚一进入黑暗中,褐绿色的矛头立刻长出了四颗尖锐的獠牙,变成了两只狰狞恐怖的毒蛇。

    毒蛇蜿蜒扭曲,在黑暗吞没掉自身的前一刹那间,如同洒水器的喷头一样,从口中喷出了大量的淡绿色毒液。

    面对着迎面而来的毒液。

    黑影还没有所行动,顿时就感到了一股风雪般的寒冷气息自脚下升起。

    “神术·永冻霜狱。”

    凄厉的寒风伴随着冰冷的声音,瞬间吹进黑暗之中。

    无数散发着淡蓝光泽霜纹以黑影为中心,飞快的扩散开来,冻结住了眼前的一切。

    一瞬之间,浓郁的黑暗也吞没不掉不断冻结出来的冰晶以及落下的霜雪冰雹。

    寒风呼啸之中。

    黑影只感觉到越来越冷,哪怕他虚影一般的身体也莫名的感到了彻骨的严寒,开始变得迟钝麻木起来。

    黑影立刻抬起头,看着张骄身旁的寒冬之主芬尔斯特身上不断衰落下去的气息,顿时暗骂一句。

    “该死。”

    “是神力法术。”

    黑影怎么也没想到,对面一见面就直接底牌尽出,上来就不顾一切的肆意消耗神力来放大招。

    “这纳维亚神族的蛮子,还和当初一样愚蠢无脑。”

    黑影凭借着神力气息,立刻就认出了寒冬之主芬尔斯特的来历。

    但认出并不代表着他就能无视掉现在的困境。

    散落在他周围的大量霜雪冰晶,开始在寒冬之主芬尔斯特的神力的作用下,不断的堆积冻结在一起,形成了一块巨大而又坚硬的冰层,将他死死的冻在其中。

    寒冷,冰凉。

    黑影只感觉自己的思维都开始变得迟缓起来。

    他先前的悠闲与从容顿时一扫而空,变得有些急促起来。

    如同披风般在他身后不断飘舞着的黑影立刻倒卷而来,将其护在其中,就要隐没于黑暗里。

    但黑暗还没隐没,笼罩在黑影上方的三色日轮就光明大作,将四周尽数照亮,勾勒出一道淡淡的身影。

    霜花雪晶如影随行的自他显露出来的身影上蔓延开来,蕴含着神力的霜花飞快的冻结成一片片晶莹剔透的冰晶。

    冰晶蔓延,瞬间将其冻结成了一尊冰雕。

    迎面奔来的女武神希波吕忒立刻抓住机会,双手正反交持的弯刀,瞬间带起无数到残像,如同暴风般斩向黑影。

    寒光闪烁。

    冻结在原地的冰雕瞬间就被笼罩在了刀光之中。

    “渣滓,哀嚎吧!!!”

    巨大而又洪亮的怒吼声中,女武神希波吕忒身上不断沸腾起狂热的神力。

    灼热滚烫的神力不断的流转在祂挥舞着的双刀上,顷刻间就眼前似有似无的黑影斩成了粉碎。

    破碎的冰晶中,黑暗倾泻而出,汇聚成了一点,散发出一股莫名的恐怖气息。

    一道人影就从其中孕育出来。

    黑影看着眼前矫健的身影,咬牙切齿的说道。

    “好,很好!!!”

    “索尔兹伯里的女武神希波吕忒,纳维亚的冰雪神族,都是老朋友了啊.......”

    但还没等他说完,四只洁白修长的手臂忽然自高悬于古堡上方的三色日轮中探出,如同吊机上垂下的钩锁一样,悄无声息但又迅猛绝伦的刺入黑影当中,从中掏出一块破碎的石板,将其夺去。

    “我的石板!!!”

    黑影顿时懵在了原地,然后发出了一声怒吼。

    “还给我!!!”

    张骄咧嘴一笑,显摆似的挥了挥手中的石板,然后将其放入棺戒之中。

    他一步上前,毫不示弱的看着前方的黑影,周身光明大作,无数的血字在其间流转。

    在他身旁,女武神希波吕忒和寒冬之主芬尔斯特也同时望了过来,周身神力激荡,做好了战斗的准备。

    黑影感受着古堡中不住激荡的三种神力,愤怒的心情立刻平静了下来。

    眼前这三位旧神身上的气息,虽然远远达不到他曾经见过的那些旧神中的最强者那般强大,但在圣堂扫落诸神的今日,这三位神祗依旧能够保留下来如此强大的实力,可想而知祂们曾经是有多么强大,多么的难缠。

    他虽然不惧这三位只是以圣者姿态来临的神祗,但并不代表着自己就能够轻而易举的战胜对方。

    黑影并不想在此刻与祂们发生这种毫无意义的战斗。

    而且,现在还不是时候。

    黑影转过头,遥遥的感知着那数十道距离自己越来越近的强大圣力,以及其中那两道很是熟悉的气息,立刻做出了一个决定。

    现在还不是自己出现在他们眼前的时候,不然影响到最终的计划可是不妙了。

    “暂且撤离吧!!!”

    黑影深深的看了一眼眼前的三位神祗。

    无尽的黑暗立刻从他脚下弥漫开来,瞬间组成了一个六芒星法阵。

    法阵之中。

    一道道如同闪电般紫黑色光泽迅速在法阵中升起,勾勒成无数密密麻麻的魔法咒文。

    咒文沿着他脚下蔓延的黑暗不住的流转盘旋,顷刻间便形成了一道不断往下陷去的淤黑色漩涡。

    古堡之中,无数血色的楔形文字立刻浮现出来,书写着各种各样的语言。

    “此地,禁止通行。”

    当这些字迹出现的一刹那间,正疯狂往下沉去的漩涡顿时仿佛失去了电力供应的机械一样,瞬间静止了下来。

    黑影望着古堡上不断浮现出来的血色字迹,眼中立刻闪过一丝惊异的神色。

    “暗行之洞也不行?

    “这禁令之言已经有些类似于法则样的概念吗?不然不可能连这暗行之洞都能禁止的。”

    他看着前方正要有所行动的三位神祗,口中发出了一声轻笑。

    “不过,看来还是太粗糙了啊!!!”

    轻笑声中,黑影脚下刚刚静止下来的淤黑色漩涡,立刻咆哮了起来。

    一股异样的呼唤声从其中立刻传了出来。

    “贪婪者,看守者,门之扉的守护者,于此降临。”

    诡异的呼唤声中。

    一只头生独角,浑身堆积着层层肥肉,嘴巴上还镶嵌着一块微缩型门扉的丑陋精怪,此刻正茫然无措的出现在漩涡当中。

    它望着眼前诡异的境况,还没搞明白眼下是何情况时。

    淤黑色的漩涡中立刻爆发出一阵恐怖无序的撕扯力量。

    恶精怪瞬间就被撕碎开来,散落成无数的碎片消失在漩涡当中。

    只有那块微缩型门扉残留了下来。

    无数的如同闪电般的紫黑色光泽自漩涡中涌出,击打在门扉之上,形成了一道道奇异的纹路,形成了一扇通体漆黑的门扉。

    这扇微缩型门扉立刻膨胀开来,牢牢的镶嵌在书写着无数血色的楔形文字的古堡当中,与其融入到了一起。

    张骄就看到,这扇镶嵌在自己禁令之言中的门扉,瞬间打了开来。

    淤黑色的漩涡透过这扇门扉,不断的往下沉去,仿佛连接到了一处更加幽暗深邃的世界当中一样。

    这片世界比之眼前的黑暗还要幽黑,还要深遂。

    仅仅只是望着,就令人情不自禁的感到无名的害怕与恐慌,仿佛这里就是世界的尽头一样。

    张骄立刻拦下了战意澎湃的女武神,平静的看着眼前踏入漩涡中的黑影,目送他缓缓消失在自己眼前。

    “感谢本次的招待,我十分期待与您下次的会晤。”

    黑暗的门扉闭合的一刹那,一道低沉的声音幽幽的传了出来。

    张骄看着古堡中消失不见的黑暗,嘴角的笑容越发灿烂起来。

    “我也期待着。”

    低笑声中,他提起前方只剩下不到小半个身体的吸血鬼,连同身旁的两位神祗,瞬间消失在了古堡当中。

    数分钟之后。

    伴随着圣力的闪耀,数十道穿着洁白长袍的圣堂人员飞快的降落在古堡之外,目光凝重的注视着这座充满了血腥与黑暗的邪恶城堡。

    ......

    与此同时,就在圣堂人员来到古堡之时。

    距离此地有着数千公里外的一座小城中。

    在一间破烂的没有客人的酒吧里,一名带着鲜红脖巾的牛仔缓缓地抬起头,从放在吧台的酒桶中,倒出一杯泛着泡沫的朗姆酒,大口地喝下。

    在他身前,一名有着淡紫色头发的高挑美人,此刻正翘着腿,一脸高傲的说道。

    “东西呢?马提亚。”

    牛仔抬起头,无奈的摊了摊手,很是烦恼的说道。

    “计划失败了。”

    他一边说着,一般摊开手掌,将一缕泛着三色的光辉吹了过来。

    “你能看出这是谁的力量吗?”

    有着淡紫色头发的高挑美人,随意的捏着这缕光辉,双指轻轻的搓动了一下后,便将这缕光辉搓成了虚无。

    她微皱着眉头说道。

    “神灵的气息,太阳的味道,但这股力量兴致从没有见过?”

    她抬起头,看着眼前的牛仔说道。

    “血族的那块尘世石板中,有旧神出手了?”

    被她称为马提亚的牛仔点了点头,很是随意的说道。

    “是的,有三名最少维持住了圣者位格的旧神出手了。”

    “祂们从我的手中夺去了那块尘世石板。”

    女人闻言不悦地说道。“三名圣者级别的神祗聚能从你手中夺去那块尘世石板?”

    “我能怎么办?我现在只是个上不得台面的小人物罢了。难道还能彻底的解放然后干掉祂们吗?”

    马提亚再次的点了下头,毫无愧疚的说道。

    “那你也不能将石板遗落在外。”

    女人反驳道。

    马提亚大口的将杯中的朗姆酒喝完后,这才说道。

    “那块尘世石板已经被唤醒了,百年内不会再有第二人能取得其中的权柄,暂时就先放在祂们那里也没什么的,反正只要不落在圣堂手中就可以了。”

    “当时我如果不将这块石板拱手相让的话,说不定现在已经落在圣堂手中了。”

    “新教这次连大牧首都出动了。”

    马提亚眼中一片阴沉。

    坐在他面前的高挑女人闻言立刻眯起了眼睛。

    “大牧首也出动了?”

    “难道圣堂方面已经察觉到了我们的计划?”

    马提亚摇了摇头,不是很肯定的说道。

    “我不知道,但大牧首这次会亲自出动,说不定是察觉到了些什么。”

    “所以,我们这段时间还是安静一下的为妙。然后让祂们再帮我们都吸引一下圣堂的注意力。”

    “想来以祂们的实力,足够和圣堂周旋好一段的事件了,为我们争取到不少的时间。”

    高挑的女人想了想,这才慵懒的站起身,将美好的身段尽数显露出来。

    “你看着办吧!”

    “反正终焉的审判不会落到我的头上。亲爱的马提亚阁下。”

    女人妩媚的低笑一声,背后立刻展露出三对如光似焰般的羽翼。

    “既然你没有将尘世石板交到我的手中,那么,我们这次的约定就以你的违约而结束了。”

    “马提亚阁下,请记住,你欠我一个约定。”

    飘落的羽翼当中,女人瞬间就消失的无影无踪。

    马提亚看着空无一人的酒吧,自顾自的又给自己倒了一杯朗姆酒。

    “呵!”

    “终焉的审判吗?”

    -

章节目录

异度降临之时(异度降临时)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三四中文网只为原作者极冷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极冷并收藏异度降临之时(异度降临时)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