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灿看着枫林晚,沉默了很久,方才开口,“晚儿,如果,我说如果回不去呢……”

    话未说尽,枫林晚抬起头,眼神坚定,“一定要回去的,公主和我不属于这里,所以必须要回去……”枫林晚顿了顿,问:“赵公子是不是没有办法帮我们……”

    “会的,一定会有的,我很乐意助人的。”

    赵灿昨晚回家熬了一宿研究这离奇的事情,任然一无所获,赵灿觉得既然能来,那说明就能回去,估计是遗漏了某个细节。

    枫林晚继续在对面吃着美食,赵灿的手指轻轻敲击桌面,脑子里想着事情。

    某一刻,听到大厅那头传来吵架声,放眼望去就看到是永清和一桌男客人吵起来了。

    枫林晚速度极快的扔下鸡腿,跑了上去护着主子,赵灿皱眉走了过去。

    一个光头大汉站着永清面前不让永清走,并且指着永清一顿臭骂,永清骨子里哪里是示弱的人,当即就骂了过去,一定不顾自己的形象,永清吵架很娴熟,估摸着以前经常在民间游玩遇到刁民对骂练习出来的。

    看到刁蛮公主本色,赵灿笑着摇摇头走过去,拨开那光头的朋友,把永清两主仆拉到身后,“没事吧?”

    “没事,你让开,我杀了他。”永清很不服气。

    “别激动,忘了我跟你们说的,别动不动打打杀杀,我来处理。”赵灿拍拍永清的肩膀,让枫林晚安抚永清。

    “朋友,你朋友把我手机摔坏了,iphone12 pro,一万多块钱,才买的,你看这么办吧。”光头指着摔在地上的手机。

    “永清是这么回事吗?”赵灿问。

    “是我摔的,谁叫他跟你一样,拿着这玩意一直对着我。”

    “……咳咳……那个我拍你是你们穿的这身华服那么漂亮……”赵灿尴尬的说,“那个……以后我经过你允许再给你拍照。”

    “就是嘛,长得漂亮我才拍你。”光头说。

    赵灿回头:“我可以,你有资格吗?”

    “喲!小伙子你还有点拽哦。”

    “晚儿,我们走,这种小事交给赵灿处理就行了。”

    “……”

    永清十八年的生活就是如此,惹了事闯了祸,后面有人料理,换作以前,这个光头冒犯公主,估计已经是一具尸体了。

    光头见永清要走,“卧槽,手机给我摔坏了,你就想走是吧?”光头上去拉永清,赵灿还未来得及阻止,就听到咔嚓一声,永清拽着那人的手腕一拧,直接拧断。

    那人抱着手在地上呻吟惨叫。

    周围人倒吸一口凉气。

    “……”赵灿心中汗颜,幸好我有点人脉,要不然估计大伙儿得进局子里过春节了。

    永清面不改色,高冷的看了一下地上的惨叫的光头,“嚷嚷个啥,就脱臼,再嚷,我杀了你。”

    “我,你,你们……”光头指着三人,“老子要报警。”

    赵灿轻叹一声,拉住永清的手,防止这祸害再做出出格的事。

    “放手。”永清挣脱赵灿的手,俏脸微微泛红,毕竟肌肤之亲还是相当避讳的。

    “别冲动,我来处理,以后听我的,知道吗?”

    “我凭什么听你的,放肆。”

    地上躺着的光头此时杀人的心都有了,感觉自己被忽略了,我一个受害者在黑暗中,聚光灯全在跟前三人身上,三人你一言我一语的聊着,就没理我了?

    “报警!必须要报警!全他妈进去过年。”光头愤然道。

    这才引起三人注意,“回去吃饭吧,我来处理。”

    永清最后看了一眼光头,冷漠的转身就走。

    “我去!站住!站住,你她妈的把手给我打断了,就想一走了之。”光头怒吼。

    光头的朋友挡住主仆二人去路,“不能走。”

    “滚开!”赵灿呵斥一声,“听到没有?”

    光头的朋友:“喲,你还有点拽哦。”

    “谁对谁错我们不追究了,手机和你受伤我补偿给你,这样行了吧,二维码拿出来,我扫你。”赵灿掏出手机说。

    永清是个一人做事一人当的性子,走回来,推了一把赵灿,“谁要你赔,不就是钱吗,我给你就是。”

    “你有钱?”

    其实吧这种小纠纷对赵灿来说根本就没放在心上,不值得一提,赵灿笑了起来,很好奇她从那么摸出钱来。

    好奇立刻就转为尴尬:“……”

    “给,赔给你。”永清随意的取下腰间一串羊脂白玉做成的风铃,扔给光头。

    光头傻眼了,“卧槽……就这破风铃,各位瞧瞧,就这儿?”光头情不自禁的觉得好笑起来。

    “混账,这玩意儿可是我……”

    永清正要解释,赵灿捂住她的嘴巴,只听到永清支支吾吾的说不清楚,咬了一下赵灿,赵灿才松手。

    “你属狗的吗?”赵灿怼了一句永清,也是无语的笑了笑,甩甩手,走到光头面前,拿起那串风铃,“这玩儿能在帝都买套房,傻不傻你!少废话,多少钱,我给你。”

    “五万,五万一分不少,要不然报警。”光头拿起手机,只是屏幕摔坏了,大抵是没事。

    “行,五万就五万。”赵灿懒得废话,五万对赵灿来说,五块钱无疑,不是人傻钱多,而且现在已经是一串数字了。

    支付成功。

    光头的痛感也少了许多,“小子挺耿直的,你女朋友太刁蛮了。”

    “呵呵,对我女朋友。”赵灿站起来,伸手就搭在永清的肩上。

    “赵公子不能这样。”枫林晚挤了进来,搁在赵灿和永清之间,把赵灿的手从永清手上拿下来。

    所有人有点搞不懂这一男两女的关系了?

    “你们是……”有人好奇问。

    赵灿道:“她们都是我女朋友。”

    “……”

    光头起身把手机揣进衣兜,赵灿止住,“等等!手机给我。”

    “凭什么?我的手机。”

    “我赔了钱给你,手机就是我的了。拿出来。要不然五万块钱全部退给你,我重新给你一个新的,然后带你去医院,你要怎么检查都行,就是没有一分钱,赖在医院不走也行。”

    那人犹豫一下,还是觉得五万块钱香,默默的把手机递给赵灿。

    赵灿接过手机,硬生生的掰断,扔进垃圾桶里,带着主仆二人离开饭店。

    “给,你的风铃。”

    “送给你了。”

    “嚯!那么爽快?”

    “嘁,那你还给我。”

    “别,都送给我了,还有要回去的道理。”

    赵灿现在有座玉矿场,里面开出的玉料就是这种和田羊脂白玉,不过细细查看这串风铃的做工相当精湛,根据永清介绍得知,这串风铃是宫里最好的工匠花了三年时间打磨而非,在永清十六岁的时候,他父皇赐给她的。

    “赵灿。”

    “怎么?”

    “……你这个人不错,挺仗义的,要是在我们那儿,我一定重重赏你,不过现在,哎,就只能把这风铃送给你……你什么眼神,盯着我看干嘛?”

    “我觉得你这身行头全部卖了应该能值几千万吧。”

    “嚯,贪得无厌。”

    下午,赵灿本来想带她们去博物馆看文物的,担心二人触景生情,于是打消的念头。

    永清提议想去寺庙拜拜,求菩萨保佑他们二人能回去,这个小要求赵灿欣然答应了下来。

    三人来到寺庙门口,主仆二人下车,永清抬头望向寺庙。

    “风铃寺?”永清回头看向赵灿,嫣然一笑,“这还挺有缘分的。”

    “那天我和我朋友来这里上过香,祈祷我能遇到一个公主,没成想当晚就遇到了,所以这里挺灵的。”赵灿打趣道。

    “……那我们是不是该怪你许愿了,要不然我们也不可能来这里?不过这风铃寺,倒是和我这手链名字挺配的,还行,走进去逛逛。”

    赵灿在旁边买了香火,主仆二人已经跨步跨步进入寺庙。

    今天是大年初二,风铃寺的游客很多。

    “香火还挺旺盛的哈?”

    “这个风铃寺很有名气的,古刹,听说就是明朝修建的。”

    “明朝?我不记得听过,或许应该是后面修建的吧,哎呀反正不管啦,走,我们去拜菩萨。”

    主仆二人走进大雄宝殿虔诚的叩拜,赵灿前晚才拜过,就没在拜,于是在外面闲逛,方丈老远就看到赵灿,确认是赵灿后,笑呵呵的走过来,“阿弥陀佛,欢迎赵施主再次光临我寺。”

    赵灿双手合十回了一礼,“戒空大师久仰。今儿是带我两个朋友过来。”

    戒空顺着赵灿手指方向望去,是一青一粉两个模样乖巧的女孩子,“这是……”

    “我朋友,汉服粉。”

    “噢……咦!赵公子这手上的风铃很别致啊。”

    “这?我朋友送给我的。”

    “可否让老衲开开眼?”

    “给。”

    戒空双手捧着风铃细细看了看,还给赵灿,“你朋友送给你的这风铃不错,不错。”

    “我也觉得不错。”

    “赵灿……”

    永清喊了一声。

    “戒空大师,我就先陪朋友了,日后有空我再向你讨教佛学。”

    “赵公子慢走……阿弥陀佛……”

    戒空望着三人去罗汉堂的背影,转身离开。

    赵灿三步一回头的看看戒空大师,心里在回忆刚才我说过这风铃是我朋友送的吗?记得没说过,他怎么一开口就送是朋友送的,我说过吗?

    “想什么呢你?”

    “就是在想什么办法送你们回去。”

    “嘁!我才不信你那么积极,走路都在想。”永清鄙视一眼。

    下午的时光是在风铃寺渡过的,玩得还行。

    主仆二人与其他游客不同,每次叩拜菩萨,嘴里都会念叨一段佛经。

    永清说她母亲喜欢佛学,平时要是没事,永清也会和母亲一起念经送文祈求国泰安康。

    离开寺庙之前,永清提议合影留念一张三人的照片。

    三人站着风铃寺门口,让游客帮忙拍下一张合影,照片记录下三人美好时刻,以及赵灿手上的风铃,和身后门匾上风铃寺三个大字以及没太注意提字人的名字,这些都无所谓,只要记录下三人就已经足够了。

    从早上的抵触情绪,到现在黄昏时分开始慢慢接受这个世界。

    主仆二人最感兴趣的就是赵灿的手机,因为可以拍照。

    果然自拍是每个女孩子的天性,她们二人也不例外,看到合影后,就让赵灿教他们拍照,于是主仆二人在风铃寺外一个巨大的银杏树下玩起了自拍,偶尔也叫赵灿过来拍两张。

    “赵灿你过来。”

    “干嘛!”

    “本公主今天心情不错,告诉你一个秘密。”

    “说!”

    “以前本公主在御花园种树的时候,经常会在树下面放一件本公主的信物。”

    “为什么?”

    “呃……呵呵呵,就想着以后若干年后会不会有人找到。”

    “我明白了,拜拜,我这就去挖宝藏。”

    “回来!别去了,没了,那天我和晚儿就去御花园看了,里面的树木全都翻新过了,嗯……应该是你说的后面入住的皇室全部翻新的吧,一件也找不到了。”

    “害!挺遗憾的。”

    风雨沧桑的银杏树下,三人你一言我一语的聊着,黄昏作伴,倒是别有一番风味。

    晚儿有些感冒,赵灿带她去药店买了药之后,就送她们二人回到酒店。

    吃了药后的枫林晚躺在床上没一会就睡下了。

    永清倒是格外稀罕这个手机,觉得超级好玩,一直在窗边玩弄。

    赵灿让永清等自己一会儿,赵灿下来去买了两部手机回来,送给永清和晚儿当做礼物,这样也方便联系。

    “赵灿你是个好人。”

    “……害,就别说我是好人了,耳朵都听出茧了。”

    “嘁。”永清自顾自的学习如果使用手机,手写给赵灿发去一条信息,[赵灿,猪头·jpg]

    “呵呵……怎么样,我厉害吧。”

    “哟,学习能力还挺快的。”

    “那当然,本公主很聪明的,就你们这些玩意儿,我要是想学,不出三天统统学会。”永清自信的说。

    “那就别回去了,一直待在这儿。”

    “那可不行,我又不属于这,这里又……没有我值得留恋的,我才不要。”

    “也是,反正我想办法。对了,你还没说你真名叫什么呢?我在网上查了很多,就只有一个永清公主,真名的确是查不到。”

    “想知道我名字?休想,嗯……这样,你帮我找到回去的办法,我再告诉你。”

    “ok!达成协议。”

    赵灿伸出手,永清顿了顿,还是伸出手握了握。

    夜色从窗外洒了进来,照在窗边小桌前年轻男女的身上,永清讲述着自己在那个时代的生活。

    就这样一直持续到很晚,赵灿方才提出离开。

    ……

    赵灿回到家一直继续研究回去的方法。

    第一天,第二天,第三天……

    一直到第五天,依旧一无所获,三人白天游玩,晚上研究回去的办法。

    郎才女貌感情升温得挺快。

    又是一个晚上,赵灿离开酒店房间,永清叹息:“这要是再找不到回去的方法,我就只能和赵灿谈感情了。”

    枫林晚说:“赵公子不错的,他说他是文科状元,搁在我们那时候,就是状元,风流才子,和公主很配。”

    “配有什么用,必须回去的,你难道不想回去了吗?”

    “想。”

    “那不就得了,总之被乱想了,赶紧想办法吧。”

    主仆二人躺在床上各自玩着手机,都同时进入赵灿的朋友圈窥探赵灿生活的点点滴滴。

    ……

    赵灿离开酒店再次来到紫禁城,和刘五打了声招呼后,就去了宁寿宫,这是赵灿这几天第三次来了,总觉得问题应该出在这院子里,就好像已经接近真相了,但又少点什么,特别难受。

    待了半个小时,赵灿又一次失落离开。

    路过保安亭的时候,刘五叫住赵灿。

    “赵公子最近几日天天孤身前来紫禁城,是丢了什么东西吗?”

    “哦,没什么,就是最近特别喜欢紫禁城,晚上人少逛逛。”

    “噢……”刘五伸了个懒腰,打了个哈欠,转身回到保安亭,靠着火炉,朝正准备离开紫禁城大门的赵灿说了一句,“赵公子……”

    “刘叔,有什么事吗?”

    “没什么事,小事情而已,天太冷了,我懒得起身出来关门,怎么来的就怎么回去,对了,顺手把门关上。”

    “哦……”赵灿有些不明所以的从古老的紫禁城跨出门口,外面则是高楼大厦,这反侧还是极大的,嘎吱声传来,赵灿把门关上。

    怎么来就怎么回去?

    关门那一刹那,赵灿好像终于想到了真相,喊了两声刘叔,无人答应,推了推门,再也打不开了。

    ……

    第二天,赵灿如往常一样来到酒店。

    “早,赵公子。”晚儿早早的起床,伺候公主更衣,又点了早餐,此时在屋子里吃早餐。

    永清问:“你吃了吗?”

    “吃了。”

    “哦,看你这样子,又是没有结果的一晚上,哎,我们都习惯了。”

    “呃……的确没结果,这样,今天你们挑,你们想去哪儿玩,我全部满足你们。”

    “这!就这里。”永清指着手机上滑雪胜地云佛山,“我从来没玩过滑雪,我和晚儿都想去玩。”

    “嗯……”晚儿点点头。

    “行!我带你们去,不过你们得答应我一个要求。”

    “什么要求?”

    “晚上再说。”

    “行,只要你别太过分,我一定满足你。”

    “放心吧,一点都不过分。”

    收拾一番后,赵灿开车带他们来到云佛山滑雪场。

    换上厚厚的准备,穿上雪橇,赵灿开始教学。

    结果,不成想,晚儿学得很快,反倒是一向自以为聪明绝顶的永清笨的要死。

    倔强的永清发誓一定要征服这破滑雪。

    “这样,我带着你滑一次,你同意吗?”

    “你今天对我这么好?……行,只要能学会,我一定要学,今天不行明天来,明天不行后天来,我必须要学会,永清不能输。”永清坚定的说。

    “嗯,永清最厉害,过来,我牵着你滑。”

    永清挪动到赵灿面前,重新换上双人滑雪板。

    赵灿像一个教练在后面搂着永清,永清很紧张,护目镜和口罩遮住了脸,看不清楚脸上的表情,不过从反应度上,应该是紧张到反应有点迟钝了。

    “准备好了吗?”赵灿从后面在永清耳边问。

    “啊!哦!嗯!准备好了。”

    “呵呵……你准备好了,为什么要抓着我的手?”

    “啊!对不起对不起。”永清羞愧之极转过头握住雪杖。

    雪杖一用力,两人从山顶滑落而下,在空旷的雪地里遨游。

    呼啸声很大,在耳边嗡嗡作响,永清第一次感受到滑雪的魅力。

    “喜欢吗?”

    “嗯……”傲娇的公主第一次像个少女一样乖巧的点点头。

    这一下午就是赵灿这个教练一次又一次的让赵灿带她滑雪,偶尔也会让出一两次让枫林晚感受一下。

    陪着两个女孩子的赵灿当了一下午的工具人,还是挺开心的。

    回城的路上,主仆二人还意犹未尽。

    永清说:“这是我来你们这里最开心的一天,太喜欢滑雪了,赵灿你给我印象加分咯。”

    “噢!能得到公主的赞美,三生有幸啊!”

    “嘁!少贫嘴。”说着,永清伸手掐了一下开车的赵灿。

    “掐我干嘛?”

    “你该掐,之前你跟那个光头说我和晚儿是你女朋友,我们还不知道是什么意思,这两天才在网上搞清楚,原来是相好。你不要脸。”

    永清的适应力的确挺强的,如果前几天知道女朋友是什么意思,估计要和赵灿打起来,这几天下来,适应了现在的生活,反到觉得男女打闹挺正常的。

    至于枫林晚的适应力就差一点,又或者是她有分寸自己的身份,不敢太表露出逾越之举。

    “永清问你一个问题,你父亲给你赐婚,你为什么不嫁,我记得公主都赐婚的,偏偏你敢不从?”

    “就不嫁,人都不认识,嫁什么嫁。这一点上,还是你们这里好,自由恋爱。哎……要是……”

    欲言又止,很快就抛掉不该有的想法,我怎么会想着留在这里?

    “咳咳……赵灿,你说你要什么要求,本公主满足你。”

    “先回酒店吃饭再说。”

    回到酒店,赵灿在餐厅点餐,二人回到房间洗了澡,换上衣服下来。

    她们还是习惯穿自己的汉服。

    “也好。”赵灿只是说了这两个字。

    “晚儿你的手机呢?”

    “没电了。”

    “你的呢?”

    “在这儿!哎,也只有一点电了。”

    “哦……”

    “点怎么多菜?”

    “嗯,庆祝一下,今天大年初七……呃……按照西方的节日,今天是情人节。”

    “情人节?哦……”永清第一次没有怼赵灿,默默的坐下。

    “来,祝贺我们情人节快乐!”永清举杯。

    吃饭的时候,也就和往常一样,只是眼神交流当做,永清多了一丝爱意,某些东西在各自心间开始萌芽了。

    这几日相处下来,永清觉得赵灿很不错,如果是在古代的话,选驸马就选赵灿这样的。

    饭后,走出酒店。

    赵灿顿了顿,深呼吸,转身果决的径直走到宾利车,从尾箱里拿出永清的宝剑。

    “走!”

    “去哪儿?”

    “紫禁城。”

    “干嘛?”

    “你不是答应过我满足我一个要求嘛,舞剑给我看看。”

    “确定是舞剑吗?”

    永清心里突然沉重了起来,隐隐约约从赵灿笑脸背后感受到了什么,但又不敢确定,只是双手拽着宝剑,在枫林晚的搀扶下,一步步走过长安街,走向紫禁城。

    夜黑昏暗,看不见繁星,紫禁城越来越近,脚步却越来越沉重。

    赵灿敲响紫禁城的大门,开门的不是刘五,是那日赵灿白天来的时候遇到的保安周强。

    “刘叔呢?”

    “哦……刘叔辞职回老家了。”

    “辞职?那么突然?”

    “嗯,刘五说人老了,干不了这行了,送走最后一批游客,就完成了他的使命离开了……”

    “哦……谢谢。”

    赵灿三人进去紫禁城,嘎吱声关闭。

    永清心颤了一下。

    “赵灿……”第一次主动拉着赵灿的衣角,“我……”

    赵灿露出一抹温柔的笑意,伸手撩了撩永清脸上被风吹乱的头发,“就舞一次剑……”

    ……

    宁寿宫。

    赵灿准备好的蜡烛放在宫灯里点亮。

    赵灿坐在台阶上,枫林晚站着宫灯旁,永清站着院中。

    微风吹拂,扬起青丝。

    “真的要看吗?”永清咬咬唇看着台阶上的赵灿。

    “嗯,你说你是武林高手,我想看看你到底有多高,有没有一百层楼那么高。开始吧,我给你录下来,待会……待会给你看。”

    永清闭上眼睛纠结了片刻。

    嘶嘶嘶……

    右手握住剑柄,一点点拉出宝剑,发出嘶嘶嘶的声音。

    某一刻。

    铮!

    寒光从赵灿眼角划过,宝剑拨出了鞘。

    永清睁开眼,挥动宝剑。

    “晚儿,你家公主武功真不错。”

    “嗯!”晚儿依旧是那么可爱的点点头,“公主很厉害的,以前在京城经常劫富济贫,她说自己要不是身在帝王家,一定是个女侠客。”

    风声呼啸,卷曲雪花漫天飞舞,那一抹青色身影在院子摇曳,长剑斩断飘落下来的雪花,却有那么一滴晶莹的水珠滴落。

    赵灿站了起来。

    “永清你的名字叫什么?”

    “名字不能告诉你。”剑一挥,轻盈的身姿高高跃起,回头应了一句。

    赵灿看着舞剑的永清,“你说过……我给你找到回去的办法,你就告诉我名字的……”

    那一抹淡青色的身影跃起在空中,长剑一挥,紫禁城上空的满月之中映照着女子的身影。

    某一刻,舞止剑停!

    永清就站着跟前,眼里映照着赵灿的笑容。

    “淳,赵灿我叫淳儿。”

    “知道了,猪蠢,哎,还是叫你永清吧。”

    “你……”

    永清侧头一看,枯木逢春,万物复苏,周遭的环境开始发生变化。

    “赵公子……”名叫枫林晚的女孩子回头看了一眼站着台阶上的赵灿,跨步走到永清面前。

    一青一粉两个女子就站着那里。

    赵灿一笑:“答应你们的,我办到了……”

    此时永清的心里很纠结,很沉重,貌似在做一个决定。

    某一刻抬起头看向赵灿。

    “赵灿我……”

    又欲言又止。

    “怎么了?”赵灿笑着。

    永清咬着唇,猛一看扔下长剑,跨步上前要冲向赵灿,刚跨出一步,周围的雪戛然而止,是夏天,是盛夏的宁寿宫,是那晚被赐婚时候,回到永宁宫的时候。

    婆娑的双眼看向台阶,不是破旧的窗户,是雕龙画凤的富丽堂皇的样子,台阶上空无一人。

    “公主……我们回来了……”

    枫林晚轻声的在永清耳边说了这一句。

    下一刻,永清彻底奔溃了,感觉像是做了一场梦,梦里有个叫赵灿的人。

    永清在赵灿站的位置坐下,呆呆的无神的看着某处,眼睛的泪水在某一刻滑落下来。

    她觉得自己现在坐的位置,赵灿也在这里坐着,永清一直坐在这里很久很久……

    几乎是每天都坐在这里,每天都舞剑……

    ……

    赵灿按下视频键,保存下来离别的片段,坐在台阶上,一张张的翻阅起来这几天相处下来的合影。

    以及那条短信[赵灿,猪头·jpg]

    也不知坐在这里待了许久,赵灿起身,回头再看了一眼名叫永寿宫的宫殿,关上院门,贴上封条,身影消失在紫禁城。

    次日一早。

    赵灿条件反射的起床,才发现今天不用去酒店了……

    赵灿还是来到酒店房间,屋子里还是她们主仆二人离开时候的样子,以及枫林晚充满电的手机,莫名的心里隐隐作痛。

    赵灿知道她们是回不来了,这就是一场梦……

    不过这梦充满了遗憾……

    再次坐在窗边,翻阅着枫林晚的手机,心情五味杂陈。

    赵灿再次在网上搜索永清公主,什么都没有改变。

    她还是死了吗?

    某一刻赵灿翻阅到三人在风铃寺的合影,情不自禁的看了看手里的风铃,这或许是最后的念相,以及离别前还未说完的那句话。

    “风铃寺?”

    赵灿嘴里叫道这古刹的名字,总觉得有一些不对劲的地方。

    放大风铃寺门匾,赵灿终于看到以前不注意的地方,冲出酒店,开车来到风铃寺,站着门口,望着头顶上正楷大字[风铃寺],提笔的是:朱淳。

    噹——

    寺庙的钟声回荡,门口的银杏树飘落见地面洒成金黄。

    “赵施主……”戒空大师走了过来,站着赵灿身边一起望向门匾。

    “赵施主你朋友呢?”

    “回家了。”

    “阿弥陀佛,来去一场梦……”

    “是啊!来去一场梦……戒空大师,这寺庙是明朝哪一年修的?”

    “具体哪一年修的,这么多年了早已没有准确的答案,记得我小时候在寺庙古籍上看到过一段记载。”

    “什么记载?”

    “……大概是说这里在明朝的时候是一个皇家别院,规模不大,就很简单的一处院子,可以用清贫来形容……”

    戒空指着门匾,“提字的人就是这座院子的主人。”

    “然后呢……”

    “然后记载上说是女施主出生皇室,拒婚,看破红尘,带着一贴身丫鬟,离开皇宫,来此风铃别院潜心修佛……还有那棵树,也是她当年种下的。”

    戒空指着那边那颗昨日三人在树下歇息的银杏树。

    赵灿想起永清说过她有习惯在种树之前放下自己的信物。

    “这棵树能挪一下吗?”

    “这个……”

    “哎,给我一把锄头,放心,我不伤着大树。”

    戒空犹豫之下还是给赵灿一把锄头。

    赵灿目标很准确,就在昨天永清坐的的位置开挖。

    十多分玩出一个很深的坑,在坑底挖到一个铁盒子。

    “谢了,回头寺庙武捐一千万的香火钱。”

    “谢,赵施主,赵施主慢走。”

    戒空心里顿时就平衡了许多。

    赵灿回到车上,打开盒子,是赵灿给给永清买的那部手机,经过六百年的岁月洗礼早已残破不堪。

    赵灿带着手机连夜找了专家修复数据,一直弄到第二天中午才提取出手机里的所有照片和视频。

    照片已久是那几日在游山玩水时候永清拍的自拍照,以及很多偷拍的赵灿背影或者侧面的照片。

    唯一一个视频是赵灿没看到的,或许这就是赵灿要找的。

    点开视频。

    也就是永清那晚穿的青衣,只是周围环境变了,是盛夏的宁寿宫。

    永清对着镜头,眼眶红红的,哽咽了两声,坚强的笑了起来,对着镜头说:“赵灿,淳儿后悔舞剑了……”

    -

章节目录

禁欲系神豪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三四中文网只为原作者谁的小哥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谁的小哥哥并收藏禁欲系神豪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