房间里没有开灯,只有赵灿孤单单的身影坐在窗边,眺望隔着长安街的紫禁城,仿佛是那么遥远,隔着六百多年那么远。

    哎……

    一声叹息,深深的无奈。

    取下手机卡,放入枫林晚的手机里,这便是以后赵灿的手机了。

    看着手中的风铃,轻轻摇曳已发不出声音,又想起风铃寺……

    “真傻……”

    关上门走出房间,在一楼大厅被经理叫住。

    “赵公子你朋友昨儿没回来,是不是要退房呢?”

    “去玩了,续吧。”

    “续多久?”

    “你们香格里拉能开多久就续多久。”

    经理木讷在原地看着赵灿紧紧拽着风铃走出大厅,拉开车门,片刻后街道上出来宾利车撕裂的轰鸣声……

    心情总是不经意间被扰乱,赵灿开着车,真没想到是情人节这天离开的……

    虽然接触短短的几天,赵灿也履行了承诺,送她们回去了,可是想到主仆二人的结局,风铃寺的由来,仍旧唏嘘不已……

    大概或许要很长时间才能缓过来吧。

    风铃寺、紫禁城也再也不会去了……

    越是这种情况越适合旅游散心,赵灿驱车来到机场买了最近一班航班,给青姨打电话说车在机场,让她叫阿强来开走,就挂断电话。

    赵灿去的地方是欧洲,一共旅游了十多天,临近开学才回来。

    对于赵灿去旅游期间有没有艳遇,国内的朋友猜测是有,但又不能确定。

    2月21号,大一下学期开学的日子,赵灿才现身。

    王胖子和曹沃老远就看到赵灿从校门口和几个漂亮的学姐有说有笑的走来,几个学姐一脸花痴的看着赵灿那副禁欲系的样子,爱得不要不要的。

    要不是曹沃和王胖子他们知道赵灿是一头披着羊皮的狼,吃人不吐骨头的那种,还真会被他外表迷惑。

    这怎么说呢,人家长得就这样好看禁欲范,不犯法吧,再说了有钱又帅还有名气,喜欢她的女人一大把,要是再知道这个赵灿就是那个赵灿,估计送上门来的都多。

    赵灿和几个学姐加完微信后,几个学姐媚眼诱惑的挥了挥手离开。

    曹沃和王胖子才走了过来,上去就朝赵灿胸口一拳,“我去,赵公子牛逼啊,这才第一天就有勾搭上学姐了,那几位可是文艺系的美女。”

    “是吗,还行。”

    “旅游玩得怎么样,有没有在欧洲艳遇妹子?”

    “纯旅游,不搞那些名堂。”

    “嘁,别来那套。中午了,走出去吃饭。”

    “你们先去吧,我去找空空。”

    “空空还没来,估计是下午来吧。”

    “行!那先去吃饭,余淮南和刘小北呢,把他们也叫上,刚才回来的路上看到一家新韩式烤肉店,我们去尝尝。”

    “他们两也还没到,哎哟,懒得管他们,我们三儿去就行了。”

    “行吧。……胖子,你家房子盖得平房还是楼房?”

    “当然是楼房,我哪儿敢盖平房。”

    曹沃笑道:“这死胖子过年那几天给我说了在帝都发生的事,麻痹的,看不出来你丫有钱就浪得飞起,牛逼啊!”

    “害……我保证以后不玩那些了。”

    曹沃说:“玩可以玩,找个女朋友你想怎么玩就怎么玩。”

    王胖子道:“嗯,说的有道理,我去找刘晓萌当我女朋友。”

    曹沃顿时一脸沉下去,“死胖子找打是不是,麻痹的,老子的菜你也惦记,弄死你丫的。”

    “什么叫你的菜,你就一备胎,嚷嚷个啥。”

    “麻痹的,你给我站住,有种别跑,让我逮着你,老子弄死你。”

    沙雕欢乐多。

    ……

    下午是在学校里渡过的,大概是4点钟左右,还没见到武空空的身影,赵灿给空空打去电话。

    “到哪儿了,走丢了吗?”

    “没有。”

    “那你在哪儿,我来接你。”

    “我……转学了……”

    “转学?呵呵,行,ok,走吧,都走吧。”

    “你什么意思?”

    “我的意思是你转学了,待会我就回去把你的兔子皮给剐了,做红烧兔子吃掉!然后明天再杀狗,死狗肉!”

    “赵灿你王八蛋,你要是敢动它们,我给你拼命。……我知道你骗我的,你那么喜欢舒克和贝塔,你不会伤害它们的,对吧?”

    “别傻了,我对它们好是看着你的面子上,你不再了,我当然要弄死它们,不信你试试看,不用等明天,我现在就回去杀狗。”

    “……赵灿何必这样呢?得不到别伤害无辜啊。”

    “懒得跟你废话。胖子,曹丞相,走杀狗炖肉去。”

    “我早就对空空那条狗馋了很久了,走走走,我们这就去杀狗,曹沃你去买点桂皮香料,压膻味。”

    电话那头的武空空听到这话,真想顺着5g网络爬过来,砍死这群挨千刀的。

    气的胸脯起伏,“你们……要是敢动它们,我武空空你们杀了你们……”

    ……

    晚上6点半,赵灿、曹沃、王胖子三人在黑珍珠喝酒吃肉。

    砰!

    大门被踹开,气势汹汹的武空空紧皱的眉头大步走了进来,看到桌上的骨头,再看到院子里没有狗的样子,也没有兔子的影子,傻眼了。

    三人望向门口气得浑身颤抖的武空空。

    “回来了,来吃狗肉?”

    “吃你妹……”武空空冲到桌前,看着那一盆肉,旁边还有一小盘兔肉。

    “来,胖子多吃点肉。”赵灿夹了一块大的排骨给王胖子。

    “不许吃!你们,你们畜生啊!吃我的宠物,我……刀呢?”

    “你要干嘛?我去……”

    三人吓得跳了起来,冲到二楼躲进赵灿的房间把门关的死死的。

    “开门,开门啊!有本事死狗肉,没本事开门啊!”

    空空握着尖刀守在门口,已是歇斯底里。

    “行!不出来是吧,好,我看你们能在里面呆一辈子。”武空空一屁股坐在门口,“出来一个我杀一个,吃我的狗狗,我待会就把你们剁了!”

    屋子里。

    赵灿笑得不行,武空空听到这声音简直就是一种侮辱。

    “班长怎么办?”王胖子问。

    赵灿招呼三人来到窗边,推开窗,“从里面趴下去继续吃。”

    “要这么绝吗?”

    “没事,走吧,要不然菜都凉了。”

    于是三人顺着黑珍珠二楼阳台趴下去,再次回到餐厅大口吃肉大口喝酒。

    “各自提防点,万一冲下来捅了你们,我可不负责。”

    “这……我特么吃得有点心虚啊。”

    此时,武空空还在二楼对着卧室嚷嚷。

    “赵灿,装死人是不是,不说话?有种的一辈子别说话。”又狠狠的踹了两脚。

    片刻后,赵灿迟疑片刻,起身来到二楼,“喂,我在这儿。”

    武空空愣了愣,“好啊你竟然翻窗逃走,我杀了你。”

    “杀个毛啊。”赵灿顺手就把武空空手指的尖刀夺了过来,“走吃狗肉去,就当做送它们最后一程吧,哎……”

    “你说的是人话吗?”

    “既然不喜欢,你可以不养它们啊,何必要吃它们呢?”

    “因为好吃行了吧,少废话,跟我下来,你如果吃了,我还能把狗皮和兔皮还给你留作纪念。”

    “我……”武空空差点就气晕了,“太变态了,竟然还要我吃。禽兽,我要向动物保护协会举报你。”

    “‘……’”

    赵灿拽着武空空回到楼下,按在椅子上,闻到这股味,武空空就差点恶心的吐了。

    “吃,给你留的狗排骨肉,不吃没皮了。”

    “我……”武空空艰难的拿起筷子,再度放下,犹豫了很多次,才夹起狗排骨,咬下一口,然后第二口,咀嚼了几次,方才愤然的放下筷子。

    “好吃吗?”

    “嗯……很好吃,完全没有狗味,更牛肉似的。”

    愣了愣,看着三人的嘲笑,武空空这才反应过来,对着赵灿就一顿猛打,“你骗我,这明明是牛肉。你们三个欺人太甚!”

    曹沃和王胖子笑了起来。

    赵灿道:“真不知道你是傻还是没脑子,我可能吃它们吗?它们去宠物美容院做美容去了。”

    “吓死我了,我还以为……你混蛋!不对,不止是你,你们三个都是混蛋。”

    曹沃举手:“空空,我和胖子是无辜的,班长说只要威胁杀狗你才会回来。”

    “哦……”

    “咳咳咳……那个啥,我们吃饱了,你们慢慢聊……注意别动刀。”曹沃招呼王胖子离开。

    餐桌前剩下赵灿和武空空。

    赵灿招呼武空空吃饭。

    “不吃。”双手抱在胸前,把头望向另一边,还是想不通赵灿竟然用这种馊主意,扭头瞪了赵灿一眼,“混蛋!”

    赵灿一摊手,“别无下策。”

    “你……说吧,为什么要这样做。”武空空见赵灿要挪凳子过来挨着自己,抬腿抵在赵灿裤裆前的凳子上,“保持距离。”

    “空空我们有两个月没见面了。”

    “是吗?我不记得了,没见到你,我超开心。”

    “……既然超开心,那你人怎么瘦了?想我想瘦的吧。”

    “你能不能别那么自恋,ok?”

    “呵呵……你不是转学不来了吗?”

    “真想不来了,懒得看到你这幅嘴脸,要不是惦记着我的衣服,我才不来。”空空起身就朝收藏室走去。

    每次在门口看到自己的婚服,心情就很开心,女孩子嘛总是幻想有朝一次穿着它步入婚礼殿堂。

    赵灿伸手搭在她肩膀上,“世侄女穿给你小师叔看看呗,要是漂亮,小师叔今晚就让你做新娘。”

    武空空推开赵灿搭在肩上的手,一步步走向赵灿。

    “赵灿,你想让我今晚做你新娘,赵灿你是不是没碰女人,你就浑身不舒服?”

    “咳咳……胡说,我可没有,我只馋你。”

    “嘁,别想了,不可能的了,你是叔,我是侄,我们就别玩乱伦了,ok?”低头看了腰,“把你的手给我拿开。”

    “腰还是那么细。”

    “嚯!当然,老娘我吃了两个月的素。”

    “你不是无肉不欢,怎么想起吃素?”

    “你……”武空空看着赵灿这幅什么都不知道的表情,摇摇头,推开他,“你管得着吗?”

    大步走进收藏室,在墙上挂着的古画面前止步,细细观察,“当真是展子虔的真迹……”

    “是啊,很多专家都来看过,要我捐出去换一面小锦旗。”

    “呵呵……那你捐呗,捐给他们研究。”

    “一幅画而已,有什么值得研究的,能强国的话,我就给他们了。”

    赵灿指着这画和那婚服,“怎么样,绝配吧。”

    “挺厉害的,那套衣服你就找到了这幅画,嗯……的确是一套,也不知道她当时穿着这衣服为什么站着雪地里望着什么,孤身一人是不是不想结婚了?哎……”武空空叹息一声,“听说古时候的公主都是皇帝赐婚,并不见得有真正的爱情……”

    “嗯,是啊……”赵灿叹息一声,望向某一个展柜。

    “咦?这是什么?”武空空看到旁边玻璃展柜里面一串纯白色的铃铛放在那里,打开展柜拿出来,摇了摇,“怎么没声音?”

    “发不出声音了,我也想它发出声音……”

    “哦……是你买的?”

    “别人送的。……你要是喜欢送给你。”

    “算了,太脆弱了,磕磕绊绊就容易摔碎,还是放在这里吧,你要送我,就把后院门上那支青铜铃铛送给我呗。”

    “送,都送,只要你高兴,黑珍珠送给你,我净身出户都行。”

    武空空抿嘴一笑,昂起头。“那行啊,你现在就净身出户,衣服也脱掉,只需要光着马赛克出去。”

    “ok,我这就脱,要不你也脱吧。”

    “耍流氓是不是,信不信我一刀给你切了。”

    打趣一句,两人的关系缓和了许多,赵灿出去把青铜铃铛取了进来,系在武空空的手机上,“拿稳了,这吊坠可是能在江宁买套别墅。”

    “还不错。”

    铃铃铃……

    青铜铃铛的声音清脆,但有一股说不出来的感觉,有点不舒服。毕竟青铜器时代的铃铛距今几千年的声音。

    两人继续逛收藏室,发现赵灿的收藏室多了很多东西,大部分是青姨喜欢的藏品。

    收藏室里面的桌椅板凳都是古董。

    最后在展柜前停下来——雮尘珠。

    “这玩意吃了当真能成仙?”

    “嗯,真的能成仙,飘飘欲仙,快活要死的那种。”

    “嘁!又不是春药,哪有那么夸张……我说赵灿,你一直盯着我,你别想,说了不可能的,只能看,没戏,休想。”

    “ok,走吧,我们去接那两个小可爱。”

    关上收藏室的大门,永清的那串玉风铃就静静的挂在玻璃展柜里面,不知何时才能再发出往日一般轻盈的铃铃铃的声音……

    -

章节目录

禁欲系神豪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三四中文网只为原作者谁的小哥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谁的小哥哥并收藏禁欲系神豪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