众人的脑袋里头是一阵嗡鸣,怎么会是王爷呢?王爷不只是已经……可若不是王爷的话,那这人又会是谁?

    宁子初看着那个有着惊世容貌的男人朝着自己一步一步走来,明明他的每一步都走得威严十足,可她愣是从他的步伐之中发现了一丝丝的紧张。

    她胸中的郁结忽而尽数扫清了,她不顾身上的伤,直接扑进了他的怀中,将他扑了个满怀。

    楼阴司心弦一颤,将她整个人稳稳地拥住。

    浓浓的血腥味从怀中的人儿身上传来,钻入他的鼻翼之中,他的脸色瞬间变得冰冷。

    众人见他变了脸色,只以为是宁子初的举动惹怒了他,一个个的更是紧张。

    然而,还未等非生他们动手将人给抢回来,就听得楼阴司冷声道:“杀!”

    话音刚落,无数道黑雾在他的身后出现,一个个穿着清一色黑袍的面色惨白无色、简直不像是人的‘人’二话不说便朝着宁越廷他们那方而去。

    至于巫族族长……

    楼阴司淡淡勾了勾唇,那笑意冷戾血腥。他一手搂着宁子初的腰,另一只手对着巫族族长飞来的身影微微一动。瞬间,那巫族族长整具躯体便扭曲变形,惨叫声甚至比之前的巫凤舞的叫声还要凄厉。

    而后,他又随手将一团黑雾抛出,那在众人看来有着恐怖实力的巫族族长瞬间便成了一团血水。

    与此同时,宁越廷那边的惨叫声不绝于耳,宋修竹他们震惊地看着那穿梭在人群中的务必熟悉的两张脸。

    “那是……顾大人和囚风大人!”

    一瞬间,那原本注定他们会失败的战役局势扭转了,那速度快得让他们都来不及惊叹。甚至,连六月堂那边都还没出手……

    ……

    直到悄无声息地离开了皇宫,他们依旧处于震惊的状态。

    能不震惊吗!

    能不震惊吗!

    原本他们都以为死了的人竟然都活着回来了啊!

    “帝尊。”顾月一和囚风是后来回来的,一回到九王府,他们便跪在楼阴司面前,毕恭毕敬地行礼。

    不知道是不是他们的错觉,他们总觉得顾月一和囚风……有些不一样。

    “嗯。”楼阴司摆了摆手,而后两人便退到了一侧。

    在场的,除了宁子初因为昏迷不在之外,包括夏侯渊的尸体也都被抬了回来。

    看着两人的尸体,众人的眼底都闪过一抹悲痛。

    宋修竹别开眼,咽了咽唾沫看向楼阴司,“九、九王爷,您是人还是……”

    一听到宋修竹的问题,几乎所有人的眼底都闪过异样的情绪,只是,因为楼阴司身上的气息太过可怕,所以他们连头也不敢抬起来罢了。

    “放肆!”还未等楼阴司开口,顾月一便倏忽闪身到了宋修竹面前,一手掐着他的脖子,那眸子让宋修竹陌生的很。

    楼阴司的嗓音淡淡传来:“退下。”

    身子骤然回到了地面,宋修竹一张脸已经变得酱紫色,他剧烈地咳嗽了几声,一对上顾月一的眸子,便下意识地缩了缩。这也太可怕了吧嘤嘤嘤。

    这一句话之后,便再没有人感贸然开口说话了。

    就这么一站,他们竟然从午时站到了子时,足足六个时辰。

    “楼阴司。”就在众人心底那叫一个苦的时候,一道嗓音确实忽然响起,让众人的眼底都闪过了光亮。

    一听到这一道声音,那座上的男人浑身的气息便瞬间柔和了许多,他身子一动,便倏忽到了宁子初的身边,将她整个人抱到了他原本的座椅上。

    “怎么醒了?身子可还有哪儿不舒服?嗯?”男人的声音轻柔得过分,与刚才那丝毫没有感情的语气截然不同。

    早就知道某男人宠妻无下线,所以这会儿众人也都眼观鼻鼻观心,权当看不见。

    “我有个问题想问你。”宁子初搂着他的脖子,身子虚弱地靠在他的身上,眸子却紧紧盯着他。

    “好。”楼阴司勾唇微微颔首。

    宁子初张了张嘴,轻声问道:“你为什么……”

    还未等宁子初说完,楼阴司便揉了揉她的发顶说道:“此前一战因祸得福,与生魂同归恰好又成了新纪元,所以现在魂魄皆全。我沉睡了半年,前数日才醒来。醒来之后,便先去了六月堂,从王泽口中听闻你在皇宫,故而领人前来帮我的小初儿。”

    “这都多亏了你的师父给我留下的一线生机。”像是察觉到了宁子初还有疑惑,楼阴司揉了揉她的秀发,声音轻柔醉人。

    “师父?”宁子初终于知道为什么楼阴司得以回来了,原来,也是因为玄诚道长。

    宁子初久违的耳尖通红,没等她反应过来,男人的脸便在她面前忽然放大。像是很满意她此刻的反应,距离这般的亲近,以至于她在听到他那低哑动听的笑声时,心尖都在颤抖。

    之后,他扣住她的腰,正欲加深这个吻,宁子初脑袋里轰的一声,她的脸颊、耳朵、脖子一片通红。

    她连忙躲开,顺势伸手捂住他的嘴巴,不给楼阴司可趁之机。她的眼底带着嗔意,似乎在说‘还有人呢’!

    然而,楼阴司哪儿在乎这些,只是因为看她那羞赫的模样,加上她还受着伤,所以才暂且饶过她。

    “楼阴司,你能不能……救夏侯他们?”她想,既然顾月一和囚风能够复活,那夏侯渊他们是不是也能?

    之前因为看到两人亲热所以很自然地转过身去的众人在听到宁子初的这一句话之后,顿时转过身来,竖直了耳朵。

    “你唤我什么?嗯?”楼阴司嘴角挂着暧昧的笑意,语气微微上扬,像是在暗示着什么。

    “夫、夫君?你是我见过最帅气最强大的男人,你一定有办法的对不对?”宁子初眼睛一亮,虽然身体情况不容许她多动,但是她还是尽自己所能努力撒娇!

    “好。”楼阴司嘴角的笑意更浓,他爽声应道。

    还没等宁子初高兴,便又听他道:“是不是累了?我们回房。”

    宁子初:“……”

    众人:“……”

    “人,明天再说。”楼阴司的语气不容置喙,“月一,将他们带下去。”

    ‘他们’指的是尸体,至于其他人,对九王府也算是熟稔了,所以也不必故意照顾。

    寝宫之内,楼阴司将宁子初轻柔地放在床榻之上。

    宁子初身上的衣裳已经换了一套,只时,一想到帮她换衣裳时看到她胸口的刺伤,还有她全身上下的伤痕,他的心便是揪着揪着疼。

    楼阴司躺在床沿,轻轻地将宁子初搂在怀中,温热的气息,吹拂着她的耳蜗,让人心慌意乱。

    他的嗓音也尤其的低沉性感,“睡吧。”

    这两字,让宁子初所有的不安都瞬间消散,让她的心尖微微发颤却又微微刺痛。

    她忍着手臂上的疼痛,伸手去回抱他,“我爱你。”

    她的声音很轻很轻,像是羽毛一般轻轻地扫着他跳动的心脏。

    他性感的喉结上下滚动了几番,眼底皆是压抑地情愫,“我也爱你,永生永世。”

    一夜安宁。

    之后,楼阴司按照约定救了夏侯三人。后来,在宁子初的软磨硬泡下,她从终于从楼阴司口中得知,他们几人的肉身虽然都毁了,但是因为琉璃珠的原因,他们最后还是能够抓住那一线生机。

    也是在这个时候,宁子初他们才知道,原来玄诚道长之前还给宋修竹的琉璃珠竟然是假的,真的琉璃珠竟然在楼阴司的身上。

    不过,也幸亏了玄诚道长的这一招,不然,事情的结局就会完全不同了。

    后来,通过琉璃珠子,夏侯渊他们果然被成功地拉回了一条命。只是,在苏醒的前一段时间,他们的意识都处于混沌的状态,就像是现在的囚风和顾月一那般,不过这对于他们来说已经很满足了。

    这一天,龙吟国楼帝驾崩,太子暴毙,最后由章太后扶持不过十五岁的十皇子登帝位。

    宁府一夜之间易主,穆郡王府勾结外族谋逆,诛九族。

    而巫族则是元气大伤,在三日后被叶门一举拿下。

    自此,世间多了一对四处游历的容貌无双的夫妻带着一众好友下属行侠仗义,捉鬼除妖,所到之处,皆是一片美名。

    ——全文完——

章节目录

司宠而骄:刁蛮小道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三四中文网只为原作者墨萧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墨萧并收藏司宠而骄:刁蛮小道士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