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69章 蓬皮杜夫人

    “光有钱怕不太够吧。”

    “你想多了,有钱就行,这又不算什么顶级服务,不就是半夜里点几个菜?现在的大酒店里还能少了专门值夜班的大厨?他们巴不得晚上的生意能更红火一些呢。”

    “是这个道理,不过也就你这样的人,才能让酒店经理亲自开车给你送餐,那态度,简直不要太恭敬。”

    “赶紧吃赶紧吃,将就一下,改天请你到酒店里吃,咱们国家这菜,还是刚出锅的最好吃,出锅后五分钟再吃,就不是那个味儿了,超过十分钟就谈不上什么美味不美味,只能勉强填肚子。”

    “难怪你跟秀姐那么有共同话题,我这样的糙人就没那么多讲究,”于明秀说是这么说,吃的时候却毫不客气,裹着浴巾一手刀叉一手筷子大吃特吃起来,显然是真的饿坏了,中午在周毓秀家吃了饭然后一直饿到现在,还跑前跑后的跑了那么多腿。

    徐景行更饿,吃的更凶。

    于是不到半个小时,酒店送来的一大桌子饭菜就被两个人吃了个精光。

    吃完之后,于明秀伸了个懒腰:“真爽,第一次在家里品尝到五星酒店大厨的手艺,跟着你徐大艺术家沾光了。”

    徐景行抿了一口酒店赠送的红酒,漱了漱口后直接吐到连带餐具送来的镀金垃圾桶里:“这才哪儿到哪儿,明秀姐,你这享受生活的能力跟秀姐可差的有点远,别光顾着挣钱,照你这么下去,挣了钱都不知道该怎么花。”

    “……扎心了,”于明秀幽怨的瞟了徐景行一眼:“这些东西酒店回回收吗?”

    “会的,你在家的时候发个信息过去,他们会有人上门收拾这些,要是有需求,他们甚至会顺带着帮你打扫一下餐厅的卫生再把垃圾给你拎出去。”

    “什么时候都行?现在也可以?”

    “可以。”

    “算了,大晚上的就不让他们来回折腾了,等白天他们闲下来的时候再说吧,”于明秀裹了裹身上的浴袍:“我就不伺候你了,卧室里的东西我都给你换了新的,直接用。”

    徐景行却摆摆手:“今晚上我就不在这儿了。”

    “咋?要回四合院?”

    “去那边那刚搬回来的东西好好整理整理。”

    “不是,这大晚上的……”

    “我这人觉少,偶尔熬夜没什么影响,你睡吧,我去那边。”

    “那,早上过来吃早饭?”

    “好。”

    徐景行离开于明秀的别墅,溜达着回到自己的大别墅里,路上碰到巡逻的保安还点点头打了个招呼,然后把别墅里的灯全部打开,对价值一个亿的老物件进行分类。

    这么多东西,有不少是他用不着但又比较有价值的,那些东西唯一的作用就是给他提供一些灵气,然后就要被扔给叶青去处理,至于能卖多少钱,那就无所谓了,反正他买的时候用的就是市场价,就算在拍卖行能拍出比较高的价格,在刨除手续费以及各种税费之后,也不会剩多少。

    甚至都不见得能回本。

    当然,财大气粗的徐老板现在也不在乎那么点小小的亏损,总成本才一个亿而已,就算全亏了又能怎么样。

    小小钱,不在乎。

    何况除去那些徐景行不愿意收留的物件,剩下的才是好东西,不管是用来收藏还是当投资品,甚至直接拿出去拍卖,都很赚。

    他甚至还捡了个不小的漏儿。

    什么漏儿呢。

    一套是水晶酒具。

    确切的说是一套纯银托盘和杯架外加加十二只水晶酒杯外加若干其他酒器,全是水晶制品。

    按说水晶制品尽管再怎么精美,也不会值太多钱,毕竟水晶这种材质本身就不怎么值钱,材质本身也有一定的限制性,制作出来的东西粗看跟玻璃没什么区别,而且质脆性刚不怎么好雕琢,大部分都是素面朝天,喜欢这种清汤挂面风格的器具的人可能会很喜欢,但这种人毕竟少。

    换句话说,水晶这种材质本身是大路货,又不堪雕琢,自然不能像玉石翡翠那样卖出天价。

    但在欧洲那边,尤其是两三个世纪以前的欧洲,水晶制品还是很有市场的,大名鼎鼎的巴卡拉就是那个时候诞生的大品牌。

    他面前的这一套水晶酒具就是巴卡拉出品,算是标准的名牌货,是水晶品牌中的奢侈品。

    巴卡拉这个品牌的历史可以追溯到路易十五时期,不过当时的巴卡拉是个地名,而且是以制作玻璃器皿为主,直到1816年工业家Aine-Gabrield’Artigues买下玻璃制造厂转型生产水晶制品,并改名为巴卡拉。

    然后这个名字很快就成为整个欧洲甚至世界上最著名的水晶制造品牌,巅峰时期巴卡拉的水晶制品都被打上了法印饿英皇家专用的标记,并且在新世纪成功转型为真正的奢侈品品牌,一直到现在。

    不过前两年,巴卡拉被国内一个女富商以十几亿的价格收购下来,让这个在世界上大名鼎鼎的水晶奢侈品品牌拥有了华夏血统。

    但就算如此,一套水晶酒具依然不值多少钱,在周毓秀那儿,这都是添头,相当于一分钱没花。

    可就是这样一套看起来再普通不过的水晶酒具里却蕴藏这浓郁的灵气,连物性都不弱。

    这样的一套酒具,绝对不可能是普通的老物件,应该有些来头,说不定就是某位大人物使用过的。

    酒杯底部倒是刻着一个类似于族徽的突然,但他对这东西是真没什么了解,所以也无从判断这套酒具的来历。估计国内也没几个人能识别出这种族徽一样的东西,得专门研究徽章学的西方学者才能认出来,毕竟欧洲那边的家族太多了,而且大大小小的贵族都有专属的家族徽章,这么多年积累下来,数量不要太繁多。

    不过,有个人应该能认出这东西的来历。

    要不找她问问?

    想到这里,他拍了几张照片给叶青发过去:“叶大经理,公司里有没有熟悉欧洲那边的徽章学的鉴定师,帮忙瞅瞅这是个图案是什么来历。”

    几分钟后,叶青发视频过来:“你从哪儿弄来的宝贝?”

    “有眉目了?”

    “转让不?”

    “公司里真有能认出这东西的人?”

    “肯定能卖出个好价钱。”

    “过几天再说,先把这徽章讲讲。”

    两个人答非所问的聊了几句,叶青没得到什么有用的信息,只能无奈道:“这是蓬皮杜夫人的专属徽章,挺好辨认,这东西品相只能算不错,但有这个徽章,价值就不一样了。”

    “你确定是蓬皮杜夫人的徽章?我朋友怎么说这是巴卡拉的水晶制品?巴卡拉这个品牌的正式诞生是蓬皮杜夫人死后好几十年的事情了吧?”

    “你等等,我再问问,对了,发几张更清晰的照片过来。”

    “哦。”

    几分钟后,叶青再次发视频过来,“你的朋友搞错了,这不是巴卡拉的水晶,或者说是巴卡拉早期的工艺,也就是巴卡拉还在做玻璃的时候的作品,虽说那个时候的巴卡拉还没有成为一家专门做水晶的品牌工厂,但也不是只做玻璃,而是玻璃和水晶一块做,早期的巴卡拉就是一个水晶和玻璃生产制造产业工业镇,在蓬皮杜夫人在世的时候就制作过大量的水晶制品,只是还没成为专门的水晶制品品牌,名气也没那么大。”

    “这样啊,我明白了,我说这杯子的做工跟巴卡拉的名气有点差距,不过造型还是挺有意思的。”

    “这杯子你打算怎么处理?”

    “我要送人。”

    “啥?”

    “送人。”

    “败家子!”

    徐景行呵呵一笑,“叶大经理,谢谢啦,也谢谢那位不知名的鉴定师,回头我清点完之后送你一批品质不错的拍品,几乎全是洛可可风的老物件,品相还都很不错。”

    “卧槽,你去哪儿弄了这么多宝贝?”视频中的叶青两眼放光的盯着手机屏幕中露出来的一些金碧辉煌的家具:“你现在在哪儿?在你朋友那儿?”

    “不是,在我家。”

    “小老板,别想糊弄我,你那四合院里的房间可没有那么亮丽的水晶灯,这是在谁家的别墅里吧,档次不低。”

    “我前些天刚买的别墅,这些物件都是下午才买回来的,现在正在清理中,”徐景行拿着手机转了个身,把身后那些刚刚买来的大小物件扫了一遍,“我只收藏其中的一部分,剩下的你拿去拍卖,够意思吧?”

    叶青幽怨的望着徐景行:“小老板,你挑剩下的能有多少收藏价值?”

    “放心,都是好东西,绝对有资格上拍。”

    “有多少?”

    “大概一百多件吧,小件多,而且多是精品,有打量的宗教元素,我不是很喜欢。”

    徐景行确实是不太喜欢那些带着十字架、耶稣等形象和元素的物件,再精美也不想接受,倒是那些长翅膀的小胖子娃娃看着挺喜庆,能接受得了。

    叶青一听这话,瞬间坐不住了,“小老板,你新别墅在哪儿,我这就过去。”

章节目录

神级黄金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三四中文网只为原作者天牛行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天牛行空并收藏神级黄金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