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迟见长孙荣玉吐血而倒,倒是有些意外。

    因为这表明长孙荣玉其实有着极强的意志,这一件事是她潜意识里都记着绝对不能透露出来的。

    问到了这里,长孙荣玉就有了极强大的意志想要反抗,但是她的修为不够,所以只能吐血受伤。

    云迟打了个响指,没有再问下去。

    而晋苍陵也在这个时候撤了威压,陈竹颓然一松懈,立即就长吐了口气,然后就朝着长孙荣玉冲了过去。

    “长公主!”

    她抱起了长孙荣玉,看向了云迟,又看了看晋苍陵,眼里有着深深的忌惮。

    云迟一挥手,说道:“走吧,等你们长公主醒了,记得劝她赶紧离开凤雅,下一次要是再碰到,我们可不会对她客气。

    凤雅太妃和皇上可以视她为贵客,我们可不会。”

    陈竹沉默着,抱着长公主足尖一点,很快地离开了此处。

    等到他们一离开,太后就颓然地坐在椅子上,一手捂住了额角,眼睛都红了。

    “我当真不知道长孙荣玉竟然是这么看我们烟儿的,烟儿以前一直记着她......”“我看长孙荣玉对那位天命帝星的皇兄有着很不一样的感情。”

    云迟说道,“因此,她妒恨母后。”

    太上皇神情也是有些凄楚,“那么,烟儿当年会不会是真跟那位姓晋的男子在一起了?”

    云迟看向晋苍陵。

    当初他们没有问起沐雪烟,让晋苍陵当真姓晋,是因为大晋晋帝,还是因为长翎天命帝星?

    所以,一直没有让晋苍陵改名?

    可是现在有一点他们已经能够确定了,那就是,那个天命帝星,与云深处晋家有关系。

    曾被晋家收养的,不是吗?

    云迟现在想到的一点是,之前她父亲还曾经跟她说过,给她挑选的最合适的丈夫人选就是云深处晋家的那一位少爷,现在想想,那一位少爷,该不会是跟这位长翎的天命帝星有关系吧?

    这么一扯,竟然都能扯上些关系,也当真是奇怪的缘分了。

    “陵儿,要不要去一趟云深处晋家?”

    太上皇突然也看向了晋苍陵。

    如果说那个人还在晋家,如果那个人是长翎帝星,那这事也是非同小可。

    以后牵连还广着呢。

    “不去。”

    晋苍陵想都没想,直接就否掉了。

    他根本就没有打算找回亲生父亲。

    “那个人,难道当年不是追着烟儿去吗?”

    太后也有些凄楚地问道。

    如果说,当年是沐雪烟心爱的男人追着她去了,他们能够在外面相守着,那倒也是另外一种大幸。

    “他从来没有出现过。”

    晋苍陵沉声说道。

    要说有出现,那应该也是在沐雪烟逃到原大陆之前,并且是与她在外面拜了天地,私下成了夫妻,有了夫妻之实后,突然就不知所踪了。

    “也许,他当年也遇到了什么身不由己的事?”

    云迟轻握住了他的手。

    她能够感觉到他此刻身上的冷意。

    对于亲生父亲,晋苍陵绝对没有多少好感,就没有有恨,那绝对没有爱。

    “谁知道?

    本王也没有兴趣知道。”

    晋苍陵深深地看着她,“不过,本王倒是想起来,岳父曾经要替你安排的亲事,云深处晋家,是么?”

    他反手握紧了她的手。

    云迟脸一黑。

    她哪知道他更在意的是这一点?

    “等以后有机会,去会会云深处晋家那一位,倒是可以。”

    他又淡淡地说道。

    他倒是想去看看,那一位有什么比他强的,竟然能让他岳父大人如此看好。

    云迟立即就转了话题。

    “刚刚长孙荣玉提到了那秋水涟漪,我倒是没有想到那竟然是神启之界的地图。

    不过,听说太妃也在找那东西,我们要不要赶紧到千重楼去,把那东西取回来?”

    神启之界的地图,她也想看看。

    就算不看,也不想它落在太妃手里。

    亦安侯到这个时候才能够长出一口气,说出话来。

    “臣听说最近很多人都在找秋水涟漪,不过,有很多人都说是布料,而且就是很珍贵很美丽的布料,难道竟然不是?”

    “很多人都在找秋水涟漪吗?”

    云迟问道。

    “是的。”

    “那都知道秋水涟漪在哪里吗?”

    “似乎都不知道,他们只说秋水涟漪一定是在皇城,就是没有人知道它的具体下落。

    臣在宫里也曾听到太妃跟皇上提起过,说她也想要一匹秋水涟漪做件衣裳,皇上都说不知道上哪儿找去。”

    呵,真能演戏。

    云迟突然觉得这个太妃跟儿子也未必是完全一条心的了。

    她明明知道了秋水涟漪的下落,竟然没有告诉皇上,而是自己派了心腹出来寻找。

    “秋水涟漪现在在......”太上皇看向了云迟,突然就停下了话头。

    “我会拿回来。”

    云迟却是直接就这么说了出来。

    要是这话能够传出去倒也好,秋水涟漪要是当真是神启之界的地图,那透露出这东西在她的手里,比被人知道是在千重楼分阁更好。

    这样千重楼分阁就不用给那么多人盯着。

    她自己就不怕被盯着了。

    “你们准备准备,我们明天一早就进宫去吧。”

    太上皇沉吟了一下,下了决定。

    该回去了。

    最主要的是,他该替晋苍陵拿到该属于他的了。

    “苍陵,你留在这里,我出去一趟。”

    云迟从晋苍陵手里抽出手。

    “当心些。”

    “没事。”

    云迟这一回是自己轻身以轻功去了千重楼分阁。

    顾速听到她的话也是吃了一惊。

    “秋水涟漪竟然是一份地图?

    可是完全看不出来任何图案,只怕是要用特殊的手法把图显示出来了。”

    “那东西留在这里不安全,我准备带走。”

    “大小姐,秋水涟漪并不在这里。”

    顾速说道:“秋水涟漪在祭秋寺中。”

    “祭秋寺?”

    “对,当时师父拿到了那秋水涟漪,说是觉得入手有些古怪,所以他觉得不适合带回来,就藏在了祭秋寺中。”

    “祭秋寺在哪?”

    云迟是没有想到外形像是布料的东西,入手还能有什么古怪的。

    “大小姐想去的话,我带大小姐走一趟。”

    “现在就走吧。

    不过,秋水涟漪不是有十匹吗?”

    云迟觉得有些奇怪,什么地图要画上十匹布?

章节目录

帝后世无双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三四中文网只为原作者醉流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醉流酥并收藏帝后世无双最新章节